2019年7月的存档

七律 步范国学大师韵打油带鱼一首

2019年7月27日星期六

作于2014年末,最初发表在新浪博客。因被新浪屏蔽,现略作修改重新发表于此。

 

最近在京举行的文艺座谈会上各界马屁精争相献媚,丑态百出。头衔为“中国当代大儒思想家国学大师书画巨匠文学家诗人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院院长、讲席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南开大学南通大学惟一终身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多元文化特别顾问”,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名誉文学博士,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引自百度百科)的范曾老先生不甘落后,也写了一首《七律》作贺。在满朝阿谀奉承之臣中,范老先生独树一帜,不令其名传千古实在对不起他这首诗。于是和其韵颂之:

文人谀媚咏残阳,
为把朝袍染御香。
钦点小平包子运,
糊烹大块带鱼章。
强邦只靠多撒谎,
盛世都知不正常。
百万官员争赴美,
疏财送子作通庄。

范曾原作《七律•读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座谈会讲话》

皇图八万沐初阳,
耸岳奔川隐佛香。
早觉神州辞厄运,
欣迎大块著文章。
龙吟昊宇当非昨,
凤择高枝胜往常。
妙笔丹青轮斫手,
挥鞭电掣向康庄。

马克思主义有科学性吗?

2019年7月25日星期四

我们在中学时都学过,马克思主义有三个组成部分: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人们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主要是指它的政治经济学。马克思对经济学最著名的贡献,是他的剩余价值学说。但是今天剩余价值学说并不是经济学界里的主流学说。马克思理论的其它部分也同样已经被多数经济学家所摒弃。当然我们检查一个理论不能以成败论英雄,而要检查它是否符合科学理论的标准。

一个理论是不是科学,要看它是否能被证伪。也就是说,这个理论必须提出可以被事实检验的预言。如果它的预言和事实的观察不符合,那么这个理论就应该被修改或被抛弃。如果它的预言不断地被事实证实,那它就会被接受为科学理论,直到有人发现它与事实不符合的地方。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有没有预言呢?当然有,而且还是很有力的预言。

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假设,就是资本和劳动力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资本家为了多赚钱,会最大优化剩余价值。办法有提高劳动效率、延长工作时间、降低工人工资、和提高商品价格等各种办法。而工人呢,只有两种选择:出卖或不出卖劳动力。当然不出卖劳动力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选择,因为那样会饿死。工人的困境并不仅如此。因为他们没有生产资料,他们并没有积累资本的机会。所以一但你成了无产阶级你翻身的机会几乎是零。而资本家呢,他的地位并不稳定。如果某个资本家发明了一个更先进的生产方法,让他能大幅提高剩余价值,那他就可以用多赚的钱扩大再生产,降低价格,直到把所有同行都挤出市场。那些在竞争中失败的资本家,在失去生产资料后,也变成了无产阶级。因为无产阶级的人数会越来越多,在互相竞争下,资本家给的工资就会越来越低。另外,如果你是中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你也不能幸免。中产阶级的极少数人在竞争中胜出而变成资本家。其他的人则不断地因为竞争失败而变成无产阶级。

所以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有如下几个预言:
1. 无产阶级的人数会越来越多而资产阶级的人数会越来越少;
2. 工人的工资会越来越低而资本家的利润会越来越高;
3. 稳定的中产阶级是不可能的。
到这一步,马克思主义学说还是遵照着科学的步骤走的。下一步就是如何证伪。二十世纪以来的社会变化大家都能看得见。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这三条预言一条也没被证实。后面的事情,就是或者修改理论,或者抛弃。西方经济学者基本上采取的是后一种选择。修改马克思理论并不容易。如果改了资本和劳动力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个最基本的假设,还能叫马克思主义吗?

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根本错误就是它的剩余价值学说。这个学说的出发点,是“劳动创造价值”的论断。如果劳动必定创造价值,而且只有劳动创造价值,那么商品就有了内禀价值,其价值由创造商品的劳动量决定,而不取决于生产商品所需要生产工具或资本。但是,从保护知识产权的政策就能知道,技术、信息、甚至商标,都是可以产生价值的,而这些价值是与创造它们所付出的劳动没有什么关系的,更与创造相关商品所需的劳动无关。我们也知道,大炼钢铁时代全民的劳动,基本上没有创造什么价值,甚至是创造了负价值。所以,“劳动创造价值”这个说法已经被事实证明根本不成立。因而,马克思主义是属于已经被证伪的学说。

二十世纪的大哲学家卡尔·雷蒙德·波普尔,是批判马克思主义最有力、影响最大的学者。波普尔17岁那一年曾信仰马克思主义,仔细研究过马克思主义。他年轻时也听过爱因斯坦讲课。他在对比相对论和马克思主义理论之后,对马克思主义提出了严厉的批判。他认为马克思的初衷是好的,提出的理论也满足科学理论的标准,即其理论提出了具体可以被证伪的预言。但是,当这些预言被一一证伪之后,马克思主义者不是依照科学的方法去推翻旧理论、发展新理论,却通过加进各种毫无根据的假设来维持旧理论。这时,马克思主义就从科学蜕化成伪科学了。

此后,波普尔把能否证伪当作检验一个学说是否科学的最基本标准。不能证伪的学说,就不是科学。如果它非要以科学标榜自己,那么它就一定是伪科学。

“点索”江老书记《满江红》:什么是好诗词?

2019年7月25日星期四

美国爵士乐黑人作曲家、表演家艾灵顿公爵最著名的一句话是:“如果好听,就是好。”(If it sounds good, it is good). 其实很多文学艺术作品都是这样,判断好坏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理论,直接问它是否好听、好看、给人以共鸣。剩下的,留给文学评论家去解释就行了。当然如果一个作品领先时代太多,也会难以接受。不过,这个世界遥遥领先于时代的天才是极少极少的。绝大多数晦涩难懂的作品都是作者水平不够,或者是作者故意忽悠人。

好的诗词,第一个要求就是要读起来琅琅上口。“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江水。”语言经历了将近一千年的变迁,这几个字仍然清晰易懂。用寻常的词,写不寻常的意,就是好诗词。如果用寻常的词写不出不寻常的意,比如“春雨贵如油,下得满街流”,就是打油诗了。水平差的作者,写不出真正的诗意,为了避免写出打油风格的诗词,就堆砌各种不常用的词汇,弄得诗词读起来像读咒文。这不是作诗,而是上刑,既折磨作者,也折磨读者。

最近江老书记发表了新作的一首《满江红》,招来了大批马屁精献媚。这首《满江红》是否真的“此后,提及《满江红》不再只是岳飞,更有江泽民同志所作的这首《满江红》”(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刘勇刚)?

好吧,我们先拿岳飞的《满江红》来作个标准:

岳飞《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
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先不说这词的气象是否磅礴,意境是否宏大。时隔近千年,这首《满江红》所用词语仍然没有丝毫难解之处,读起来也流畅自然,就是很多现代诗人做不到的。不用冷僻怪字,不自造令人费解的词汇,本来是应该给初学者讲的基本原则。不过很多人却非要反其道而行,写出别人看不懂的诗词还自以为得意。

现在来看江老书记的《满江红》

 

自古英雄,凭苍宇、江山点索。

酬壮志、铁窗寒彻,泮池磅礴。

史岭红梅花沥血,芦沟晓月天飞鹤。

擎玉虹,魑魅冷相看,惊魂魄。

 

歌颍上,旗旆烁。

驱稔寇,飙尘恶。

诉声声杜宇,孛星凋落。

春水绿杨风曼暖,秋山红叶日彰灼。

清明日、持酒告先灵,神州跃。

第一句就很奇怪。“点索”是检查的意思,这句是要表达江山非我莫属的意思么?这两字一写下,作者的猥琐小器跃然纸上。对比另一句含“江山”的诗:“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看这胸襟气度的差别,实在太大了。

第二句同样费解。“泮池”指江的父亲在上海被捕的经历,可是和“铁窗寒彻”重复了。而且“泮池磅礴”,不明白内情的人会觉得莫名其妙,只给人牵强的感觉,一点看不出激情何在。

第三、四句不知所云。“史岭”是何处?“红梅”指的是什么?写诗切忌用别人无法得知的典故。“芦沟晓月”倒是众所周知了,但是用在这里对景吗?“天飞鹤”又是什么鬼,从北京动物园里逃出来的?然后下句咱们就进阴间了……

下阙几乎句句用典,而且用得不恰当又费解。何为“颖上歌”?你会念“稔寇”么?“尘恶”又是何物?“杜宇”是杜鹃,代指江父,那么“孛星”指谁,是好人还是坏人?我开始完全没搞懂这段,以为形容的应该是共夺权之后的事情,不过都是空洞的口号,夹杂各种冷僻怪字,中间插了两句写景,只觉突兀,更以为“诉声声杜宇,孛星凋落”是“纵做鬼也幸福”的另类表达。查了百度,才明白前两句还是在讲他父亲的事迹,后两句才跳跃到现在。如此毫无过渡的跳跃,不仅彰显作者缺乏对文字的驾驭,也错失了最后画龙点睛的机会,令全词整体停留在一个低阶水平。

 

诗词里的“意外元素”

2019年7月19日星期五

中国诗词最讲究“意境”。明朱承爵《存馀堂诗话》:“作诗之妙,全在意境融彻,出音声之外,乃得真味。”但是意境到底是什么,自古以来就没有定论,让学诗者无从学起,只好靠自悟,说俗了,就是自己瞎撞。西方不这么教诗,而是教具体的写诗技巧,把诗分成一些元素,只要你明白了这些元素,一步一步照着做下来,就有了诗的样子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元素,叫作“意外元素”。这是美国中学就教的写诗技巧。我最初的时候还以为这只是个噱头而已,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当作一个重点来教。后来才慢慢明白这其实就是达到中文诗中所谓“意境”的一个捷径。

美国教诗,说要有四大元素:1、意外;2、节奏;3、生动的景象;4、普适性。中间两个很好懂,也是中文诗里强调的。最后一个普适性,即从具体的事里概括出道理或心得,是为了能让读者产生更大的共鸣,也是中文诗里常有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可是这第一大元素,意外元素,在国内从没学到过。

 

《找韵》

写诗很难
因为要押韵
可我找不到字
再写不出来
就要放回书架上
妈妈要关灯了
她对我说
晚安

这首非常幼稚的诗,是用来教小孩如何在诗中使用意外元素的(我根据英文原诗改编的)。作者花了很长篇幅找押an韵的字,怎么也找不到。整首诗完全不押韵,让读者读得提心掉胆,不知这孩子最后能不能找到押韵的字。这个紧张气氛,被最后一句突然出现的“晚安”彻底舒解了。这个“晚安”,就是这首诗的意外元素。它的意外来于两方面。第一是突然押上了第一句的韵,这是读者期待已久的,是期待中的意外。第二是它来自于妈妈,而不是作者自己。它作为结尾,把本来杂乱的句子,聚合成了一首诗,使得这么一首低水平的诗,也有了值得回味的地方。一个“晚安”,赋予了这首诗意境,也令它有了美感。

意外元素,不需要是惊天动地的意外。越是很微妙的意外,写出来越有回味的余地。

《挽情》
晴诗雨

几次装欢故忘悲
笑谁不舍落花飞
忙拾香气留余念
暗忍凄戚怕泪催

作者突发奇想,“忙拾香气留余念”,要把花的香气拾起收留,是这首诗的点睛之句,也是意境所在,给人以无限的联想。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对他的体味产生特别的感觉。拿“香气”来“留余念”,对那个负心人的眷恋不舍更令人忍不住泪下,后面的“怕泪催”自然就跟出来了。这首诗出色的地方就是它的意外元素。如果把“香气”改成“花瓣”,少了这一点点意外,少了想象空间,这首诗的可欣赏性就要大打折扣。

《戏子》
席慕容

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
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
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
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

所以 请千万不要
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
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
亲爱的朋友 今生今世
我只是个戏子
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
流着自己的泪

这是标准的意外元素结尾。“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如此震撼人心的句子,能写得如此平凡。这就是意外元素的力量。

意外元素的运用,取决于对生活细致的观察,也需要有很好的幽默感。通过训练幽默感,把什么事情写好之后再喜剧化,可以逐步提高运用意外元素的技巧。喜剧化的过程,就是找对某事的第二种理解,找一句话的歧义。写在诗中,就是一语双关,就是出人意料。比如这句谚语:“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你可以改成:“谁最后笑,谁没听懂笑话。”(那个猪的笑话,呵呵)。前半句稍微一改,后面的意思就大不一样,幽默感就出来了。

更广泛的,就是训练创造性思维。把自己的思路放开,别局限在固定的格式里。具体怎么做,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些人似乎天生就会。真正好的意外元素,不是刻意制造出来的,而是发自于内心。这种自然而发的意外元素,才有可能用平凡的语句做出惊人之诗。要想让它成为你的本能,就要在平时锻炼这方面的敏感性。

用好了意外元素,诗的意境会自然提高一个档次。其实写诗,就这么容易。

韩战时中苏美空军力量对比的真相

2019年7月19日星期五

小时候看讲抗美援朝的电影,印象深刻的就是美军飞机在地上留下的一个个大炸弹坑。每个故事里,好像都是说美军飞机来轰炸。毛的大儿子也丧生于空袭。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我们自己没有空军呢?后来才知道,我们其实是有空军的。朝鲜开战前,苏联就已经向新中国提供了185架飞机。1950年中国又从苏联进口了590架。朝鲜开战后,苏联派了13个航空师进驻东北、华北等地协助中国防空,并帮助中国空军进行训练。后来这些飞机也基本上被中国买了下来。但是朝鲜上空基本上没中国空军什么事。

最初几个月,美军轰炸机轰炸志愿军后勤路线,根本不用战斗机护航。志愿军运输的车辆一半都被在路上炸毁。到50年11月,苏联派64航空军装扮成志愿军参战。苏军的喷气式米格15是当时最先进的飞机,美国的螺旋桨飞机不是对手,开始时吃了大亏。可是即使如此,苏军也没能夺得朝鲜上空的制空权。等到也是喷气式的F86战机赶到朝鲜时,苏军就只能被压在鸭绿江上空的“米格走廊”,而对90%的朝鲜上空望空兴叹了。

中国空军直到1951年秋天才真正参战,但是也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还经常陷入险境,需要苏联空军来救火。据苏方资料说,苏军一共击落将近1100架美国飞机,自己损失只有330多架。这么好的战损比,为什么会没有制空权?确实,在鸭绿江上空苏军有局部空中优势,美军飞机不敢来,这是事实。可是在五次战役中,中苏的空军一次也没起过作用,眼巴巴地看着美军飞机肆意轰炸、空投补给,甚至大摇大摆地把被包围的部队从空中撤出。这是为什么呢?

当时空军方面的解释,是美国的F86性能在各方面都压倒米格15,美军的武器好,所以我们没有制空权(这不是和前面说的战损比矛盾吗)。可惜这是地地道道的谎言。60年代初,中国援助巴基斯坦的军官看到了F86的说明书,发现其性能并不比米格15强。最重要的,F86的作战半径小于米格15,从南朝鲜起飞的F86,是飞不到鸭绿江的。那美国空军怎么能压着苏军打呢?原来区别还是人。美国飞行员对飞机性能掌握得好,起飞时,就用爬升的阶段向北飞,在高空巡航时则把油门关到最小,几乎熄火的程度,这样勉强能飞到鸭绿江。然后他们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节约油料。即使如此,还是常出险情。最著名的一次,一架F86因为空中格斗,油料燃尽,它的僚机大胆用机头托着它飞回到南朝鲜。可惜最后没能成功,飞行员还是跳伞了,飞机坠毁。

文革时空军被陆军整得很惨,很大部分原因就是空军在朝鲜的不作为。陆军拿以前空军吹牛的材料质问他们,你们这么牛,那我们头顶上的美国飞机是哪里来的?尤其是号称击落美军头号飞行员戴维斯的张某,被批斗得很厉害。陆军就问,为什么张某空战的地点,离戴维斯落地的地点那么远。最后张某被扒下军装,转业到地方去了。有人拿双方资料研究后得出结论,戴维斯不是被击落的。他当时在追击一个志愿军的四机编队,打下其中两架后,在追杀第三架时,追得太近而且离地太低,这第三架被打爆时,碎片击中了戴维斯。如果没有文革的内斗,好多真相还出不来。(美国方面的资料说戴维斯打落两架飞机后,为了打第三架,让自己的飞机减速,结果被第四架的炮火击中撞山而死)。

关于飞机损失情况的双方统计:

美方数字:
美国飞机总损失数:2831(包括非战斗损失)
救援飞行员生还:1000多
击落中苏方飞机:954(其中米格飞机885架)
中苏方非战斗损失:1800

苏方数字:
击落美军飞机:1097(苏军击落)+271(中朝空军击落)
己方被击落:335(苏军)+231(中朝空军)
中苏方非战斗损失:10

上面双方的数字虽然有不小的差别,但是趋势是一致的,从中可以看出中苏空军确实在战损比上有优势(说明米格15可能真的比F86更先进)。可是朝鲜战争的制空权却自始至终都牢牢地掌握在美国手中。在这点上,老毛的一句话真没说错,决定战争胜负的不是武器而是人。美国飞行员比中苏飞行员素质更高,更不怕死。更重要的是,美军指挥水平更高,这才是真正的原因。

来自日文的现代汉语词汇

2019年7月19日星期五

因为中国近代的长期落后,而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迅速从西方学来现代科学知识,使得中国150年以来反而要向日本学习。中国近代文化受日本影响极大,以致大多数文学、社会学、科学术语都来自日语。有人统计,中国人今天使用的社会和人文科学方面的名词、术语,约有70%是从日本输入的。有些词是日本人创造的,被中国的知识分子接受而成为了中文里的词汇。五四的新文化运动大家都很熟悉。其实所谓新文化运动,就是主要把日本已经创造好了的新文字、新概念,介绍到中国来。如果没有日本的创新,中国的新文化运动会更加艰难。

电话,就是日本人发明的词汇,当时中国叫德律风(telephone音译),连鲁迅都觉得没有日本人的电话表达好,于是德律风的叫法终于湮没,按日本的叫法叫了。即使中文里原来就有的词汇,很多也因为日文的影响而改变了意思。比如“经济”以前是指治国的方法,现在我们却接受了日文里的意思,用经济指和财富、民生有关的事情,而用政治指治国的方法。中文里有两门学问,“资生学”、“智学”,现在谁也不知道指的是什么,可是它们的日文名字,“经济学”、“哲学”,却人人都明白。

看到很多人叫嚷“抵制日货”,我就忍不住要笑,因为“抵制”这个词也是从日文来的。据说清末张之洞担心中国文化被日文取代,曾在一份公文上批道:不要使用新名词。他的幕僚辜鸿铭即告诉他:“不要使用新名词”中的“名词”二字就是一个新名词,亦来自日本。我们的常用词汇中从日文来的,还有:

服务、组织、纪律、政治、革命、政府、政党、方针、政策、申请、解决、理论、哲学、原则、经济、科学、商业、干部、健康、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法律、封建、共和、美学、文学、美术、抽象、取缔、取消、引渡、样、手续、的、积极的、消极的、具体的、抽象的、目的、宗旨、权力、义务、当事者、所为、意思表示、强制执行、第三者、场合、打消、动员令、无某某之必要、律、律师、代价、亲属、继承、债权人、债务人、原素、要素、偶素、常素、损害赔偿、法人、重婚罪、条件、契约、 从而、如何如何、卫生、文凭、盲从、同化、代表、压力、排外、野蛮、公敌、发起、旨趣、什么什么族、派出所、警察、宪兵、检察官、写真。。。。。。

有人说,不管是哪里来的词汇,用的还不是汉字。虽然字是汉字,但是词汇却是日本人造的。单个的汉字,不能组成语素,是没有意义的。当日本人创造了词,其意义是日本人赋予的,其中包含着日本人的思维。我们拿来用的时候,同时也学来了日本人的思维。

要知道,人的思维是靠语言的。没有词汇,就很难思考什么。而我们现在用的语言中如此多来自于日文的词汇,带来的绝不仅仅是语言表述方面的新意,还必然伴随着对社会结构、思想观念、文化形态的巨大冲击。中国人用以思考、对话、演说、写作的大量概念中,竟有70%是来自于日本人的营造,我们不能不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日语词汇的大量涌入,对一百多年来中国人的思维,一百多年来的中国文化,一百多年来中国的历史进程,早已产生了巨大影响。这一百多年来,中国人不管说什么,想什么,在中国人与对象之间,都隐隐约约存在着一个第三者——日本。

此文最初发表在新浪博客上,现在已被屏蔽,所以转发到这里留存。其它被屏蔽的文章诗词有底稿的我会慢慢搬过来。当初没存底稿的,只好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