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的存档

评莲波所作伪诗经体翻译《斯卡布罗集市》

2018年12月29日星期六

莲波是90年代著名网络诗人。她以“伪诗经体”翻译《斯卡布罗集市》而轰动网络,成为网络第一女诗人。《斯卡布罗集市》是一首英国民歌,据说最早出现于17世纪甚至更早。这个民歌通常是男女对唱形式,先由男方提出一系列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要求女方来做,只有当对方完成这些事情之后才能得到爱情。然后女方用另一系列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反击。所以这首歌实际上不是爱情歌,而是反爱情歌。从格式上看,其实有点像《刘三姐》里面的歌。

莲波翻译的伪诗经体《斯卡布罗集市》曾广为流传,是90年代网络文学的代表作之一。可惜虽然莲波的中文造诣极高,她的英文却相对差些,对这首歌的背景也不够了解,所以把歌的意思给完全翻译反了。下面先抄下她的翻译,然后我在后面的跟贴中逐段指出她的翻译错误。

《斯卡布罗集市》 Scarborough Fair
莲波翻译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嘱彼佳人,备我衣缁。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勿用针砧,无隙无疵。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伊人何在,慰我相思。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伴唱:
彼山之阴,深林荒址。On the side of hill in the deep forest green
冬寻毡毯,老雀燕子。Tracing of sparrow on snow crested brown
雪覆四野,高山迟滞。Blankets and bed clothes the child of maintain
眠而不觉,寒笳清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嘱彼佳人,营我家室。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良田所修,大海之坻。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伊人应在,任我相视。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伴唱:
彼山之阴,叶疏苔蚀。On the side of hill a sprinkling of leaves
涤我孤冢,珠泪渐渍。Washes the grave with silvery tears
昔我长剑,日日拂拭。A soldier cleans and polishes a gun
寂而不觉,寒笳长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嘱彼佳人,收我秋实。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敛之集之,勿弃勿失。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伊人犹在,唯我相誓。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伴唱:
烽火印啸,浴血之师。War bellows blazing in scarlet battalions
将帅有令,勤王之事。Generals order their soldiers to kill and to fight for a cause
争斗缘何,久忘其旨。They have long ago forgotten
痴而不觉,寒笳悲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再重复一遍第一段)

抄自《橄榄树》/1995年第5期/《伪造〈诗经〉》

莲波的翻译,如果不追究含义,只这么读起来,还是很美的。下面逐段分析对照英文原文和莲波的翻译。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第一段的翻译没有什么问题。

嘱彼佳人,备我衣缁。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勿用针砧,无隙无疵。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伊人何在,慰我相思。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第二段的意思是,如果那个女子能够不用针线做一件没有缝隙的衣服给我,那么她就可以成为我的爱人。其实前三句的翻译还是忠实的,但是被第四句的错误给破坏了。第四句完全翻译反了。

彼山之阴,深林荒址。On the side of hill in the deep forest green
冬寻毡毯,老雀燕子。Tracing of sparrow on snow crested brown
雪覆四野,高山迟滞。Blankets and bed clothes the child of mountain
眠而不觉,寒笳清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这段翻译不太忠实,但无伤大雅。

嘱彼佳人,营我家室。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良田所修,大海之坻。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伊人应在,任我相视。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这段又翻译错了。原文的要求是要她在海滩和盐水之间找到一亩耕地。这可能吗?译文里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彼山之阴,叶疏苔蚀。On the side of hill a sprinkling of leaves
涤我孤冢,珠泪渐渍。Washes the grave with silvery tears
昔我长剑,日日拂拭。A soldier cleans and polishes a gun
寂而不觉,寒笳长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又是个过渡段。

嘱彼佳人,收我秋实。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敛之集之,勿弃勿失。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伊人犹在,唯我相誓。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翻译错得离谱。原文要求女孩用皮制的镰刀收割,然后把收获的粮食盛在一堆荆棘之中。译文根本不知所云。

烽火印啸,浴血之师。War bellows blazing in scarlet battalions
将帅有令,勤王之事。Generals order their soldiers to kill and to fight for a cause
争斗缘何,久忘其旨。They have long ago forgotten
痴而不觉,寒笳悲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过渡段,不评。

总之,由于译者没有明白原歌词的意思,把意思理解反了,造成译文虽然优美但失去了原歌的灵魂,变成了没有意义的词藻堆砌。可惜。

关于科学与玄学的对话

2018年12月20日星期四

这是几年前和一位百度贴吧上的网友进行的关于科学和哲学的论战。A和B代表论战双方。

A:哲学,包括玄学,在科学史上是否有过任何正面的贡献?

B:科学不过是一个名词,如果你要说科学就是真理,我可以告诉你,道德经就是科学。科学一直在理会玄学,可很多自作聪明的人类不懂。老子这类的哲学是超越科学的,科学最终也要回归他的理论。

A:我怎么感觉那只不过是玄学的自作多情。科学才不理会玄学说过什么吧?

B:玄学是自作多情吗?科学也很自作多情呢。如果经常读道德经这类东西,你慢慢就会发现,里面的道理是可以证实的。至于用科学来证明,就让时间来验证吧。

A:科学和玄学应该还是不同的。比如科学可以证伪,而玄学只会“证实”吧?玄学会有能证伪的内容么?

B:玄学最先怀疑的就是存在,还不够证伪?通晓其中的理论,就能明白科学说的不一定对。科学是意识流的产物,证实来证实去也离不开我们狭隘的思维,不是吗?玄学虽然也离不开意识流的开悟,但却是用意识流理解意识流以外的事。

A:你说的这些好像不是证伪吧?证伪不是证别人的伪,或证自然界的伪,或什么存在真假的伪。证伪,必须是证自己的伪。证明自己错,不是证明别人错。科学从一出生就在拼命证明自己错,这样才不断进步。我只看到其它的“学说”不断试图证明别人错。

B:科学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个万年正确的定理,不就是遵循了道可道非常道的原理吗?

A:证伪遵从的是科学方法。比如你说“道可道非常道”,我们可以问,如果它是对的,会有什么后果,如果它是错的,又会有什么后果。然后就去按照这些后果,去调查世界到底是按照这个道理运行的,还是不按这个道理运行。如果你不作任何怀疑,一上来就把这句话当作终极真理,那么这叫迷信,没有资格进入科学领域。

比如牛顿的一个科学贡献,就是认为太阳和行星之间的引力,和使苹果掉到地上的引力,是同一种力。这就是万有引力定律。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这个定律是真,会有什么后果,如果它是假,又会有什么后果。于是,之后的科学家,拼命地试图证明万有引力定律是错的。当然,当绝大多数科学家都无法证明它是错的,那么这个假说就被接受成为了科学理论。即使如此,现在的科学家仍然在试图找到万有引力定律不成立的情况。

没有任何一门非科学的“学说”,能够这么无休无止地找自己的错,试图推翻自己的学说。比如你的玄学,就是不容置疑的。

B:道可道非常道本来就证明了自己是错的不是吗?您先看看这句话的逻辑就明白了。曾有一位高僧说过这样一句话,佛经三藏,卷卷是魔说,这不够证伪?老子说能用语言说明的道理就不是道理,可他明明在说话,这不就首先否定了自己吗?

A:这看起来只是在为自己的诡辩铺路,而并不是企图证明自己错。有什么途径可以证明“道可道非常道”是错的?

B:因为科学不完善,才有证伪。玄学已然是科学的终极,请问何来证伪?当道可道非常道这句话一说出,证伪这个概念就已然不存在了。没有对,没有错,何来伪?也就是说,玄学已在真假纠结之上了。再说不是所有的玄学都是真理,比如圣经,那不过是一些自我膨胀而已。宗教迷信那是天主教,和佛教道教干的事,那已然成为神仙拜拜。如果您认为没有终极真理,您已然是一位玄学家了。您不知道吗,佛家和道家学说(非宗教)提出的就是,世事无常,根本没有终极理论,万事万物无论什么学说都有它的道理,是承认一切的。也不会排斥科学,却排斥宗教信仰。反过来,科学则是一直在追寻最终理论,寻找宇宙第一因,鸡生蛋蛋生鸡的纠结就是从这里来。

A:科学家并不是在追求终极真理。所谓的终极真理,只能是宗教迷信。你说的佛家道家学说,也属于宗教迷信。所有科学理论都有途径可以证明它是错的。这就是区别。

B:您这句话有一个明显的矛盾:科学正确是因为它可以证明它是错的。如果有一天出现了大统一理论,无法证伪,那科学就不正确了?而且能证伪就证明他一定是对的,既然一定是对的,那么还是不能证伪啊。这种绕舌的说法,不就又回归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上面了么。您就想不通如果科学家证伪是为了什么,不就为了出现不再证伪的理论么?如果大统一理论也能证伪,那真是成为了道可道非常道了。虽然我想说最终就是这个结局。

A:不能证伪的,就一定无法证明是正确的。反之却不然,能证伪的,并不保证一定是正确的。绝大多数能证伪的理论,最后确实被证明是错的。能幸存下来的只是极少数。所以科学才会这么难。

B:如果您想说能证伪幸存下来的就是正确的,那么将来的大统一理论根本和证伪没关系了。因为他是通过层层证明绝对正确的理论,您为何还说大统一理论也要能证伪呢?您的逻辑才前后矛盾吧。更何况,什么是真,什么是伪?如果您非得说能证伪的才是真理,那么我一早已经说过了,道德经第一句就在证伪。

A:先喝杯茶润润嗓子。证伪幸存下来的未必就是正确的,而只是暂时还没被证明错误的而已。科学的假定,就是一切学说都或多或少有错。科学只是想知道错多少。

B:如果您想说一切都是错误的,我更进一步认定了,老兄,您真是一位玄学家,而且是不可知论者。如果您想说最终会有理论被证明是永远正确的,那么您就不该说大统一理论会证伪,也不能说科学因为能证伪才是真理。其实您的理念已经很接近佛学和道学了,只是您不了解佛学和道学,不知道自己的状态而已。科学真的不是想知道错多少,时间简史就一再强调,科学一直追寻的是终极真理和统一的大理论。如果科学一直想知道错多少,那他就和玄学无异了。所以我说科学已然接近玄学了,科学的最终,会走向道德经的结果。诚如霍金所说,没有一个终极理论,能建立在有限几个原则之上,这就是世事无常的最好诠释!这世界根本没有实相,不是吗?而且“终极理论”,不要看“理论”二字,就“终极”二字,这也是“真理”的意思吧。

A:你恐怕误解了霍金的话。也许是因为中文翻译不准确。霍金最初还真是信终极理论的,不过他后来改邪归正了:
“Some people will be very disappointed if there is not an ultimate theory, that can be formulated as a finite number of principles. I used to belong to that camp, but I have changed my mind.”
翻译:
如果没有一个终极理论(注意这是理论,不是真理),能建立在有限几个原则之上,有些人会非常失望。我以前就属于那个阵营,可是现在我改变了看法。

历史上确实有不少科学家以为有终极真理,这是因为当时的科学家大多数是基督徒,受他们宗教的影响。今天科学家里基督徒的数量已经是少数了,所以相应的,对所谓的终极真理的宗教式追求,也越来越少见了。刚才说的霍金就是一个例子。

B:知道为什么科学总在陷入纠结吗?因为世间的道理是无穷无尽的,总去找宇宙第一因,总会陷入怪圈。因为根本没有宇宙第一因。这就是鸡生蛋蛋生鸡的怪圈。你说证伪,不管是证明谁的伪,科学体系有伪的这个概念,自然可以证明来证明去,说来说去,他还是按着自己的思路跑。而玄学本就没有伪这一概念,而这世间也没有伪的东西。科学上其实也有这种看法,比如逻辑学,这可不是玄学。既然本没有伪,又何来证伪呢?如果你信科学,我用科学证明玄学,您先看看再说。不了解一门学问,就妄下评论,这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A:逻辑只是工具,而不是科学,就像欧氏几何一样。逻辑系统并不唯一。推翻现有逻辑体系,就会产生新的逻辑,如模糊逻辑、量子逻辑。不能证伪的,就一定会有与之不同的学说。

B:逻辑是工具,不同逻辑体系理论不同不就是因为道可道非常道么。如果您坚持认为科学之所以对的是能够证伪,那么一直以来的科学就没有对过,结果还是道可道非常道啊。虽然本来就是这样。科学也走入了没有终极理论的圈子,不也是玄学的一种?

A:“没有终极真理”这句话本身,如果当成了终极真理,那也是宗教迷信。注意我说的是什么,“科学家并不是在追求终极真理”,“所谓的终极真理,只能是宗教迷信。”科学理论有可能对,是因为能够证伪。有没有终极真理,不是科学研究的内容。

B:我看是您不明白是么叫科学没有终极理论,也不明白是为何没有终极理论才是吧。而且,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同的理论应用在不同事物上有不同的结果。科学已然明白了,没有对错才是没有终极理论的原因,可玄学早就明白。如果是这样,你为何还要纠结证伪?证伪就是为了适应无常的世界,玄学也一早知道。且玄学一开始就说自己是错的。人们总是把自己不知道不理解的当作迷信,就好像怪力乱神的人把科学当作迷信一样。玄学一开始就说自己是错的,又有谁做得到?这个我已经说了不知多少遍。道可道,非常道,一句话就否定了自己!

A:一开始说什么是错的,和一开始说什么是对的,一样没有道理,也属于迷信。能证伪,和认定是错的,完全是两码事。

B:既然能证伪不代表就是错的,那么更是世事无绝对了。如果您想说一个理论应用到不同的事情上就会有不同的结果,那么,这就是没有绝对的玄学理论。如果不是这个意思,您这句话完全是诡辩。您既然那么纠结于证伪二字,又怎么能证伪玄学是错的?科学什么时候证明了大道不存在?反而是一步步证实了物无实像才对。

A:所谓证伪,就是证明自己错。如果一句话,你怎么解释都对,那不叫可以证伪,而是叫诡辩。比如我说:你家门外有一个台阶。这句话就无法证伪。因为如果你看一眼门外,没看到有台阶,我说,你走得不够远。。。这就是道德经干的事。

给你一个可以证伪的例子:你家门外一米以内有一个台阶。这句话可以证伪。只要你出门看一眼,看一米以内有没有台阶。如果没有,那么这句话就被证伪了。我不需要知道结果是对是错,就可以判断一个命题是否可以证伪。

基本上来说,可以证伪的命题,都是可以定量的命题。你必须先给我定量,我才能想办法检验你的命题是否正确。你倒是说说,道德经里哪个命题可以证伪?

B:如果是可以定量的命题,不论是1米还是什么,量是人定的,这世界本来就没有固定的量,确切的依据从何而来?就好像时间简史可以用文字描写物理,不用公式一样。道德经用的是纯文字描写世界观,自然没办法定量。道可道非常道就没有道理?难道用纯文字写的时间简史就不是物理学?
如果您想说你家门外一米有个台阶可以证伪,我同样可以令他无法证伪。比如你的眼睛构造看不看见台阶是石狮子,你的身体构造不是人类,可以穿过台阶,就算你走2米也看不到台阶。又比如空间扭曲了,1米变作了10米,你怎么证实是你家门外“1米”内有台阶呢?

A:定量当然要求对概念有严格的定义。所有可以证伪的命题都必须基于对概念的严格定义。如果想辩论,必须用双方同意的概念定义,不然辩论一半你偷换概念,就成了诡辩。这样好了,我们就拿老子的这句话来作例子:

五色令人目盲

现在咱们订一个标准,如何能判断这句话是对还是错?

B:五色使人盲,这句话的对错没有定义,他只是想表述绚丽的物质世界让人双目昏花的哲学定义。这不是数学证明题,又如何证明?必须定下共同的概念辩论这点,也是世事无常。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禅者见禅。你能告诉我这世界存在一个固定的真实的永恒不变的色彩吗?这世界真的就是我们看到的有棱有角的吗?还是鱼眼中的圆形?这个世界的物理规律有确切就是那样的吗,固定的大统一规律吗?仪器下看到的分子如果换一种观察方法难道不会变样吗?

A: 阴天看不见太阳就说太阳没有,不是科学干的事,属于玄学。

B: 科学上已然不追求固定真理,不就证明玄学上所说的世事无常是对的吗?最终科学证明玄学。不提弦理论这种未证实的科学,相对论已然成为定论,就速度加快,距离缩短这一理论,就分明证明物没有绝对的实像,只是单纯的“有”的存在,而宇宙大爆炸之前的状态的猜想,也与道德经的描述极为相似。如果拿量子理论和相对论与道德经一一对比,就会发现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是多么有道理。再比如,所谓万物空无妙有,拿我们看到的颜色举例,所谓的颜色是光谱在起作用,也不是真实的。有些视力障碍的人看东西完全是黑白的,请问何谓颜色?还有事物的形状,比如马看世界形状极为怪异,也不会撞墙。这完全是脑神经在逐渐适应环境。环境真正的样貌我们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也就是说,这世界有规律存在,物质是存在的又是不存在的。这就是道德经中的“有”。而一切没有确实的实相,是谓“无”。你可以说规律和意识是真实的吗?也不尽然,当物体“有”的属性变化反作用于我们的意识时,我们的意识变动也不可靠了,而当更上层的主控我们的自然规律变化时,意识只不过是一种存在。一切都是辨证存在的。而当控制规律的大道变化了,一切就是另一种状态了,语言根本说不清。

A:语言是交流用的。为了别人能听懂你的话,必须遵守一定的规则。比如不能偷换概念。如果我拿个鹿出来,你非要说那是马,那么这不是辩论,而是胡搅蛮缠。所以,如果你想继续辩论下去,咱们必须定些规矩:

1。所有概念必须前后一致。如果一方提出什么概念与平常的理解不同,那么那人就有责任先把那个概念解释清楚,不然就没有资格继续辩论。
2。一次只辩论一个命题,不能指东打西,转移视线。说长度就说长度,说时间就时间。一个命题没讨论完之前,谁换命题,就是认输。

B:玄学本就不在意识流当中,证明玄学必须用玄学的道理。就好像点横竖撇捺写不出英文来一样。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就算是用科学也分明能证明玄学的道理。我说的都是各种科普理念,从未偷换概念。比如我说时间和长度的无常性,又说颜色和光谱无常性,只不过是各种举例,玄学的研究处就在这里,研究玄学就得从这里入手,何来指鹿为马?
1,我所有的概念都是围绕世事无常,又怎么来得前后不一致?
2,我所有的概念也围绕着世事无常的命题,也从未改变过命题。
您并不了解玄学的任何概念,不明白就说我是诡辩,这才是问题吧。这反而应了您说的那句话,就好像阴天看不见太阳就说太阳没有,您看不见大道的玄妙,就说大道不存在,这才是问题吧。

如果你想就一个问题讨论。那么,我们就一个最简单的无常性讨论。
那就是长短相较而形。
譬如一个球摆在那里,却并没有一个量表示他有多大。他就这么存在着。如果你是巨人,他就是小,如果你是矮人,他就是大。究竟多大才是他的真相?只因为你的变化,他就产生了相的变化,这看似很合理,但仔细想一下,这是因为他没有真正的大小,一切都是因为比较。要判断大小,必须有另一个人为固定的“标准”才可以。如果标准改变了,它的大小也会改变。这就是世间“有”的真相,因辨证而存在,否则一切都是无常的。而辩证的逻辑在世间和空间都泯灭后,就会归于无形的有形。

A:“长短相较而形”没有判断对错的标准,因此不是一个有效命题。可选的命题,比如说是“物体长短可比”或“物体长短不可比”。你选一个吧,我们来辩论。

B:哥们……我在和你讨论玄学,你这分明就是把我往玄学外带么……本来玄学就不能往命题上带!点横竖撇捺写不出英文你就说他们没用?如果你不明白,那么辩论就此打住吧。反正玄学的真义是在生活中感受的。谈论只不过是思考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