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的存档

评莲波所作伪诗经体翻译《斯卡布罗集市》

2018年12月29日星期六

莲波是90年代著名网络诗人。她以“伪诗经体”翻译《斯卡布罗集市》而轰动网络,成为网络第一女诗人。《斯卡布罗集市》是一首英国民歌,据说最早出现于17世纪甚至更早。这个民歌通常是男女对唱形式,先由男方提出一系列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要求女方来做,只有当对方完成这些事情之后才能得到爱情。然后女方用另一系列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反击。所以这首歌实际上不是爱情歌,而是反爱情歌。从格式上看,其实有点像《刘三姐》里面的歌。

莲波翻译的伪诗经体《斯卡布罗集市》曾广为流传,是90年代网络文学的代表作之一。可惜虽然莲波的中文造诣极高,她的英文却相对差些,对这首歌的背景也不够了解,所以把歌的意思给完全翻译反了。下面先抄下她的翻译,然后我在后面的跟贴中逐段指出她的翻译错误。

《斯卡布罗集市》 Scarborough Fair
莲波翻译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嘱彼佳人,备我衣缁。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勿用针砧,无隙无疵。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伊人何在,慰我相思。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伴唱:
彼山之阴,深林荒址。On the side of hill in the deep forest green
冬寻毡毯,老雀燕子。Tracing of sparrow on snow crested brown
雪覆四野,高山迟滞。Blankets and bed clothes the child of maintain
眠而不觉,寒笳清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嘱彼佳人,营我家室。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良田所修,大海之坻。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伊人应在,任我相视。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伴唱:
彼山之阴,叶疏苔蚀。On the side of hill a sprinkling of leaves
涤我孤冢,珠泪渐渍。Washes the grave with silvery tears
昔我长剑,日日拂拭。A soldier cleans and polishes a gun
寂而不觉,寒笳长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嘱彼佳人,收我秋实。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敛之集之,勿弃勿失。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伊人犹在,唯我相誓。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伴唱:
烽火印啸,浴血之师。War bellows blazing in scarlet battalions
将帅有令,勤王之事。Generals order their soldiers to kill and to fight for a cause
争斗缘何,久忘其旨。They have long ago forgotten
痴而不觉,寒笳悲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再重复一遍第一段)

抄自《橄榄树》/1995年第5期/《伪造〈诗经〉》

莲波的翻译,如果不追究含义,只这么读起来,还是很美的。下面逐段分析对照英文原文和莲波的翻译。


问尔所之,是否如适。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彼方淑女,凭君寄辞。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伊人曾在,与我相知。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第一段的翻译没有什么问题。

嘱彼佳人,备我衣缁。Tell her to make me a cambric shirt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勿用针砧,无隙无疵。Without no seams nor needle work
伊人何在,慰我相思。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第二段的意思是,如果那个女子能够不用针线做一件没有缝隙的衣服给我,那么她就可以成为我的爱人。其实前三句的翻译还是忠实的,但是被第四句的错误给破坏了。第四句完全翻译反了。

彼山之阴,深林荒址。On the side of hill in the deep forest green
冬寻毡毯,老雀燕子。Tracing of sparrow on snow crested brown
雪覆四野,高山迟滞。Blankets and bed clothes the child of mountain
眠而不觉,寒笳清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这段翻译不太忠实,但无伤大雅。

嘱彼佳人,营我家室。Tell her to find me an acre of land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良田所修,大海之坻。Between the salt water and the sea strand
伊人应在,任我相视。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这段又翻译错了。原文的要求是要她在海滩和盐水之间找到一亩耕地。这可能吗?译文里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彼山之阴,叶疏苔蚀。On the side of hill a sprinkling of leaves
涤我孤冢,珠泪渐渍。Washes the grave with silvery tears
昔我长剑,日日拂拭。A soldier cleans and polishes a gun
寂而不觉,寒笳长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又是个过渡段。

嘱彼佳人,收我秋实。Tell her to reap it with a sickle of leather
蕙兰芫荽,郁郁香芷。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敛之集之,勿弃勿失。And gather it all in a bunch of heather
伊人犹在,唯我相誓。Then she will be a true love of mine
翻译错得离谱。原文要求女孩用皮制的镰刀收割,然后把收获的粮食盛在一堆荆棘之中。译文根本不知所云。

烽火印啸,浴血之师。War bellows blazing in scarlet battalions
将帅有令,勤王之事。Generals order their soldiers to kill and to fight for a cause
争斗缘何,久忘其旨。They have long ago forgotten
痴而不觉,寒笳悲嘶。Sleeps unaware of the clarion call
过渡段,不评。

总之,由于译者没有明白原歌词的意思,把意思理解反了,造成译文虽然优美但失去了原歌的灵魂,变成了没有意义的词藻堆砌。可惜。

关于科学与玄学的对话

2018年12月20日星期四

这是几年前和一位百度贴吧上的网友进行的关于科学和哲学的论战。A和B代表论战双方。

A:哲学,包括玄学,在科学史上是否有过任何正面的贡献?

B:科学不过是一个名词,如果你要说科学就是真理,我可以告诉你,道德经就是科学。科学一直在理会玄学,可很多自作聪明的人类不懂。老子这类的哲学是超越科学的,科学最终也要回归他的理论。

A:我怎么感觉那只不过是玄学的自作多情。科学才不理会玄学说过什么吧?

B:玄学是自作多情吗?科学也很自作多情呢。如果经常读道德经这类东西,你慢慢就会发现,里面的道理是可以证实的。至于用科学来证明,就让时间来验证吧。

A:科学和玄学应该还是不同的。比如科学可以证伪,而玄学只会“证实”吧?玄学会有能证伪的内容么?

B:玄学最先怀疑的就是存在,还不够证伪?通晓其中的理论,就能明白科学说的不一定对。科学是意识流的产物,证实来证实去也离不开我们狭隘的思维,不是吗?玄学虽然也离不开意识流的开悟,但却是用意识流理解意识流以外的事。

A:你说的这些好像不是证伪吧?证伪不是证别人的伪,或证自然界的伪,或什么存在真假的伪。证伪,必须是证自己的伪。证明自己错,不是证明别人错。科学从一出生就在拼命证明自己错,这样才不断进步。我只看到其它的“学说”不断试图证明别人错。

B:科学这么多年都没有一个万年正确的定理,不就是遵循了道可道非常道的原理吗?

A:证伪遵从的是科学方法。比如你说“道可道非常道”,我们可以问,如果它是对的,会有什么后果,如果它是错的,又会有什么后果。然后就去按照这些后果,去调查世界到底是按照这个道理运行的,还是不按这个道理运行。如果你不作任何怀疑,一上来就把这句话当作终极真理,那么这叫迷信,没有资格进入科学领域。

比如牛顿的一个科学贡献,就是认为太阳和行星之间的引力,和使苹果掉到地上的引力,是同一种力。这就是万有引力定律。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这个定律是真,会有什么后果,如果它是假,又会有什么后果。于是,之后的科学家,拼命地试图证明万有引力定律是错的。当然,当绝大多数科学家都无法证明它是错的,那么这个假说就被接受成为了科学理论。即使如此,现在的科学家仍然在试图找到万有引力定律不成立的情况。

没有任何一门非科学的“学说”,能够这么无休无止地找自己的错,试图推翻自己的学说。比如你的玄学,就是不容置疑的。

B:道可道非常道本来就证明了自己是错的不是吗?您先看看这句话的逻辑就明白了。曾有一位高僧说过这样一句话,佛经三藏,卷卷是魔说,这不够证伪?老子说能用语言说明的道理就不是道理,可他明明在说话,这不就首先否定了自己吗?

A:这看起来只是在为自己的诡辩铺路,而并不是企图证明自己错。有什么途径可以证明“道可道非常道”是错的?

B:因为科学不完善,才有证伪。玄学已然是科学的终极,请问何来证伪?当道可道非常道这句话一说出,证伪这个概念就已然不存在了。没有对,没有错,何来伪?也就是说,玄学已在真假纠结之上了。再说不是所有的玄学都是真理,比如圣经,那不过是一些自我膨胀而已。宗教迷信那是天主教,和佛教道教干的事,那已然成为神仙拜拜。如果您认为没有终极真理,您已然是一位玄学家了。您不知道吗,佛家和道家学说(非宗教)提出的就是,世事无常,根本没有终极理论,万事万物无论什么学说都有它的道理,是承认一切的。也不会排斥科学,却排斥宗教信仰。反过来,科学则是一直在追寻最终理论,寻找宇宙第一因,鸡生蛋蛋生鸡的纠结就是从这里来。

A:科学家并不是在追求终极真理。所谓的终极真理,只能是宗教迷信。你说的佛家道家学说,也属于宗教迷信。所有科学理论都有途径可以证明它是错的。这就是区别。

B:您这句话有一个明显的矛盾:科学正确是因为它可以证明它是错的。如果有一天出现了大统一理论,无法证伪,那科学就不正确了?而且能证伪就证明他一定是对的,既然一定是对的,那么还是不能证伪啊。这种绕舌的说法,不就又回归到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上面了么。您就想不通如果科学家证伪是为了什么,不就为了出现不再证伪的理论么?如果大统一理论也能证伪,那真是成为了道可道非常道了。虽然我想说最终就是这个结局。

A:不能证伪的,就一定无法证明是正确的。反之却不然,能证伪的,并不保证一定是正确的。绝大多数能证伪的理论,最后确实被证明是错的。能幸存下来的只是极少数。所以科学才会这么难。

B:如果您想说能证伪幸存下来的就是正确的,那么将来的大统一理论根本和证伪没关系了。因为他是通过层层证明绝对正确的理论,您为何还说大统一理论也要能证伪呢?您的逻辑才前后矛盾吧。更何况,什么是真,什么是伪?如果您非得说能证伪的才是真理,那么我一早已经说过了,道德经第一句就在证伪。

A:先喝杯茶润润嗓子。证伪幸存下来的未必就是正确的,而只是暂时还没被证明错误的而已。科学的假定,就是一切学说都或多或少有错。科学只是想知道错多少。

B:如果您想说一切都是错误的,我更进一步认定了,老兄,您真是一位玄学家,而且是不可知论者。如果您想说最终会有理论被证明是永远正确的,那么您就不该说大统一理论会证伪,也不能说科学因为能证伪才是真理。其实您的理念已经很接近佛学和道学了,只是您不了解佛学和道学,不知道自己的状态而已。科学真的不是想知道错多少,时间简史就一再强调,科学一直追寻的是终极真理和统一的大理论。如果科学一直想知道错多少,那他就和玄学无异了。所以我说科学已然接近玄学了,科学的最终,会走向道德经的结果。诚如霍金所说,没有一个终极理论,能建立在有限几个原则之上,这就是世事无常的最好诠释!这世界根本没有实相,不是吗?而且“终极理论”,不要看“理论”二字,就“终极”二字,这也是“真理”的意思吧。

A:你恐怕误解了霍金的话。也许是因为中文翻译不准确。霍金最初还真是信终极理论的,不过他后来改邪归正了:
“Some people will be very disappointed if there is not an ultimate theory, that can be formulated as a finite number of principles. I used to belong to that camp, but I have changed my mind.”
翻译:
如果没有一个终极理论(注意这是理论,不是真理),能建立在有限几个原则之上,有些人会非常失望。我以前就属于那个阵营,可是现在我改变了看法。

历史上确实有不少科学家以为有终极真理,这是因为当时的科学家大多数是基督徒,受他们宗教的影响。今天科学家里基督徒的数量已经是少数了,所以相应的,对所谓的终极真理的宗教式追求,也越来越少见了。刚才说的霍金就是一个例子。

B:知道为什么科学总在陷入纠结吗?因为世间的道理是无穷无尽的,总去找宇宙第一因,总会陷入怪圈。因为根本没有宇宙第一因。这就是鸡生蛋蛋生鸡的怪圈。你说证伪,不管是证明谁的伪,科学体系有伪的这个概念,自然可以证明来证明去,说来说去,他还是按着自己的思路跑。而玄学本就没有伪这一概念,而这世间也没有伪的东西。科学上其实也有这种看法,比如逻辑学,这可不是玄学。既然本没有伪,又何来证伪呢?如果你信科学,我用科学证明玄学,您先看看再说。不了解一门学问,就妄下评论,这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A:逻辑只是工具,而不是科学,就像欧氏几何一样。逻辑系统并不唯一。推翻现有逻辑体系,就会产生新的逻辑,如模糊逻辑、量子逻辑。不能证伪的,就一定会有与之不同的学说。

B:逻辑是工具,不同逻辑体系理论不同不就是因为道可道非常道么。如果您坚持认为科学之所以对的是能够证伪,那么一直以来的科学就没有对过,结果还是道可道非常道啊。虽然本来就是这样。科学也走入了没有终极理论的圈子,不也是玄学的一种?

A:“没有终极真理”这句话本身,如果当成了终极真理,那也是宗教迷信。注意我说的是什么,“科学家并不是在追求终极真理”,“所谓的终极真理,只能是宗教迷信。”科学理论有可能对,是因为能够证伪。有没有终极真理,不是科学研究的内容。

B:我看是您不明白是么叫科学没有终极理论,也不明白是为何没有终极理论才是吧。而且,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同的理论应用在不同事物上有不同的结果。科学已然明白了,没有对错才是没有终极理论的原因,可玄学早就明白。如果是这样,你为何还要纠结证伪?证伪就是为了适应无常的世界,玄学也一早知道。且玄学一开始就说自己是错的。人们总是把自己不知道不理解的当作迷信,就好像怪力乱神的人把科学当作迷信一样。玄学一开始就说自己是错的,又有谁做得到?这个我已经说了不知多少遍。道可道,非常道,一句话就否定了自己!

A:一开始说什么是错的,和一开始说什么是对的,一样没有道理,也属于迷信。能证伪,和认定是错的,完全是两码事。

B:既然能证伪不代表就是错的,那么更是世事无绝对了。如果您想说一个理论应用到不同的事情上就会有不同的结果,那么,这就是没有绝对的玄学理论。如果不是这个意思,您这句话完全是诡辩。您既然那么纠结于证伪二字,又怎么能证伪玄学是错的?科学什么时候证明了大道不存在?反而是一步步证实了物无实像才对。

A:所谓证伪,就是证明自己错。如果一句话,你怎么解释都对,那不叫可以证伪,而是叫诡辩。比如我说:你家门外有一个台阶。这句话就无法证伪。因为如果你看一眼门外,没看到有台阶,我说,你走得不够远。。。这就是道德经干的事。

给你一个可以证伪的例子:你家门外一米以内有一个台阶。这句话可以证伪。只要你出门看一眼,看一米以内有没有台阶。如果没有,那么这句话就被证伪了。我不需要知道结果是对是错,就可以判断一个命题是否可以证伪。

基本上来说,可以证伪的命题,都是可以定量的命题。你必须先给我定量,我才能想办法检验你的命题是否正确。你倒是说说,道德经里哪个命题可以证伪?

B:如果是可以定量的命题,不论是1米还是什么,量是人定的,这世界本来就没有固定的量,确切的依据从何而来?就好像时间简史可以用文字描写物理,不用公式一样。道德经用的是纯文字描写世界观,自然没办法定量。道可道非常道就没有道理?难道用纯文字写的时间简史就不是物理学?
如果您想说你家门外一米有个台阶可以证伪,我同样可以令他无法证伪。比如你的眼睛构造看不看见台阶是石狮子,你的身体构造不是人类,可以穿过台阶,就算你走2米也看不到台阶。又比如空间扭曲了,1米变作了10米,你怎么证实是你家门外“1米”内有台阶呢?

A:定量当然要求对概念有严格的定义。所有可以证伪的命题都必须基于对概念的严格定义。如果想辩论,必须用双方同意的概念定义,不然辩论一半你偷换概念,就成了诡辩。这样好了,我们就拿老子的这句话来作例子:

五色令人目盲

现在咱们订一个标准,如何能判断这句话是对还是错?

B:五色使人盲,这句话的对错没有定义,他只是想表述绚丽的物质世界让人双目昏花的哲学定义。这不是数学证明题,又如何证明?必须定下共同的概念辩论这点,也是世事无常。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禅者见禅。你能告诉我这世界存在一个固定的真实的永恒不变的色彩吗?这世界真的就是我们看到的有棱有角的吗?还是鱼眼中的圆形?这个世界的物理规律有确切就是那样的吗,固定的大统一规律吗?仪器下看到的分子如果换一种观察方法难道不会变样吗?

A: 阴天看不见太阳就说太阳没有,不是科学干的事,属于玄学。

B: 科学上已然不追求固定真理,不就证明玄学上所说的世事无常是对的吗?最终科学证明玄学。不提弦理论这种未证实的科学,相对论已然成为定论,就速度加快,距离缩短这一理论,就分明证明物没有绝对的实像,只是单纯的“有”的存在,而宇宙大爆炸之前的状态的猜想,也与道德经的描述极为相似。如果拿量子理论和相对论与道德经一一对比,就会发现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是多么有道理。再比如,所谓万物空无妙有,拿我们看到的颜色举例,所谓的颜色是光谱在起作用,也不是真实的。有些视力障碍的人看东西完全是黑白的,请问何谓颜色?还有事物的形状,比如马看世界形状极为怪异,也不会撞墙。这完全是脑神经在逐渐适应环境。环境真正的样貌我们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也就是说,这世界有规律存在,物质是存在的又是不存在的。这就是道德经中的“有”。而一切没有确实的实相,是谓“无”。你可以说规律和意识是真实的吗?也不尽然,当物体“有”的属性变化反作用于我们的意识时,我们的意识变动也不可靠了,而当更上层的主控我们的自然规律变化时,意识只不过是一种存在。一切都是辨证存在的。而当控制规律的大道变化了,一切就是另一种状态了,语言根本说不清。

A:语言是交流用的。为了别人能听懂你的话,必须遵守一定的规则。比如不能偷换概念。如果我拿个鹿出来,你非要说那是马,那么这不是辩论,而是胡搅蛮缠。所以,如果你想继续辩论下去,咱们必须定些规矩:

1。所有概念必须前后一致。如果一方提出什么概念与平常的理解不同,那么那人就有责任先把那个概念解释清楚,不然就没有资格继续辩论。
2。一次只辩论一个命题,不能指东打西,转移视线。说长度就说长度,说时间就时间。一个命题没讨论完之前,谁换命题,就是认输。

B:玄学本就不在意识流当中,证明玄学必须用玄学的道理。就好像点横竖撇捺写不出英文来一样。但是你不得不承认就算是用科学也分明能证明玄学的道理。我说的都是各种科普理念,从未偷换概念。比如我说时间和长度的无常性,又说颜色和光谱无常性,只不过是各种举例,玄学的研究处就在这里,研究玄学就得从这里入手,何来指鹿为马?
1,我所有的概念都是围绕世事无常,又怎么来得前后不一致?
2,我所有的概念也围绕着世事无常的命题,也从未改变过命题。
您并不了解玄学的任何概念,不明白就说我是诡辩,这才是问题吧。这反而应了您说的那句话,就好像阴天看不见太阳就说太阳没有,您看不见大道的玄妙,就说大道不存在,这才是问题吧。

如果你想就一个问题讨论。那么,我们就一个最简单的无常性讨论。
那就是长短相较而形。
譬如一个球摆在那里,却并没有一个量表示他有多大。他就这么存在着。如果你是巨人,他就是小,如果你是矮人,他就是大。究竟多大才是他的真相?只因为你的变化,他就产生了相的变化,这看似很合理,但仔细想一下,这是因为他没有真正的大小,一切都是因为比较。要判断大小,必须有另一个人为固定的“标准”才可以。如果标准改变了,它的大小也会改变。这就是世间“有”的真相,因辨证而存在,否则一切都是无常的。而辩证的逻辑在世间和空间都泯灭后,就会归于无形的有形。

A:“长短相较而形”没有判断对错的标准,因此不是一个有效命题。可选的命题,比如说是“物体长短可比”或“物体长短不可比”。你选一个吧,我们来辩论。

B:哥们……我在和你讨论玄学,你这分明就是把我往玄学外带么……本来玄学就不能往命题上带!点横竖撇捺写不出英文你就说他们没用?如果你不明白,那么辩论就此打住吧。反正玄学的真义是在生活中感受的。谈论只不过是思考的兴趣。

“Four Seasons” was plagiarized by Scott Collins

2016年3月6日星期日

This is written in English so that the English speaking world can read this.

I composed the poem “Four Seasons” over several years on Baidu in separate pieces, with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verses for each piece. The earliest piece was “Autumn”, which was composed in 2012 and published on Baidu Zhidao. In 2014 I collected these pieces together and named the poem “Four Seasons”. I posted this poem on both Sina blog and Baidu Tieba. The Sina blog version is at this link: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a7f2750102v9zp.html

Recently I found out that someone named “Scott Collins” plagiarized my poem and published it in a book titled “Four Seasons”. The book was published in 2015. It is clear that he plagiarized the Baidu Tieba version of the poem, because the printed version contains the same typographical mistake as the Tieba version (Baidu Tieba does not allow editing after an article is posted).

The complete poem is below.

 

中英双文对应的诗,英文之后是中文。

Spring

Redbuds’ blossom pink,

A touch of warmth from the brink,

Is the spark that makes two hearts link.

 

Summer

At Milky Way’s end the wish comes true,

As I catch the meteor shower,

In my hands with you. 

 

Autumn

When hazel shells are plumping,

And pumpkin gourds are swelling,

Trees fall in love, blushing.

 

Winter

A crystalline veil,

A blanket of clean pale,

Hides a sigh, a buried tale.

 

粉色紫藤花,

一抹温暖洒寒崖,

星火般点亮了,一双年华。

 

银河两岸的许愿是,

在流星划过之时,

双手握住你。

 

当榛子壳饱满,

南瓜鼓成团,

树也纷纷坠入爱河,涨红了脸。

 

一片晶莹,

一片干净,

埋住一声叹息,一往深情。

科学方法简介

2014年1月18日星期六

科学里最重要的,不是它所积累的知识,不是它所衍生的技术及其造就的巨大财富,也不是几个世纪以来科学研究产生的科学理论体系。科学里最重要的,是科学方法,是如何像科学家一样思考。这种科学思维,能帮助人分辨真假、识别骗子,并在生活中采用比较科学的生活方式。科学思维方式有三个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第一,实证。

实证就是经验证据,即一个人能通过自己的感官而得到的证据。实证不能是道听途说,不能是顿悟,也不能是权威证据(即由官方、领导、或宗教领导提供的证据)。实证必须能够被重复,能够被检验。

当然,今天的世界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亲自检验、重复别人的实证。这些就成了科学家的专职任务。科学家们,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摸索,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检验、重复他人新发现的科学模式,也有一系列评审和发表文章的制度,使得这种检验更加可靠,而减少错误的产生。因此,通常可以认为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结果,就是已经经过检验的实证。没能发表的,基本上就是没被承认的属于道听途说的证据,不能算作科学。

第二,逻辑。

如果说实证是建设科学大厦的砖头,那么逻辑就是把这些砖头粘合在一起的水泥。逻辑,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绝大多数人,没有经过严格的数学训练,都不会使用逻辑。在生活中犯各种逻辑错误的例子很多(比如“如果没有中医就不会有中华民族”),但是大多数人都认识不到。即使经过严格训练的科学家,有时候也会犯逻辑错误。好在科学家的工作都要发表出来,别人可以检查。所以这种逻辑错误会很快被发现而纠正。正确使用逻辑常常会强迫人放弃自己长期信奉的信仰或偶像。因此对很多人来说,接受逻辑是很困难的。这也是为什么世界上信教的人仍然占大多数。另一方面,科学家里信教的就很少,而且越来越少。因为在受到逻辑训练之后,宗教的自相矛盾或循环论证就会变得很明显。宗教和逻辑互不相容,不可调和。

第三,怀疑。

这是科学方法里最重要的部分。没有它就没有科学。即使有了实证和逻辑,并不能保证得到的结论就一定正确。因此,大厦建起来之后,科学家需要有一个利器能够推倒这个大厦。这个利器就是怀疑。永远对所有的事情保持一定程度的怀疑,这是科学进步的一个必要条件。

怀疑,要想能用好有两个方面要注意。首先,最重要的是怀疑自己,即中文里所讲的虚心。要时刻准备接受能够推翻自己以前想法的新证据。怀疑别人不算什么本事,因为所有人都会,即使没有经过科学训练的人也会怀疑别人。但是怀疑自己,很少有人能够做到。事实上,除了科学家之外,基本上没有人能够做到。其次,不能够乱怀疑。怀疑也要有依据,要根据前面两条,或者是实证,或者是逻辑,提出怀疑。没有根据的怀疑,不仅不能使科学进步,反而会破坏和阻碍科学。比如现在有很多宗教人士怀疑进化论,“民间科学家”怀疑热力学第二定律(企图发明永动机),这些都属于没有根据的怀疑。

有人问,科学百密总有一疏,哪有十全十美的理论?就在这百密一疏中,会不会少数真相就被埋没了?确实,科学理论从来都不是十全十美的。科学方法不是要保证现在的理论一定对,更不是要保证能发现所有的真相,而是要保证如果错了一定可以有办法改正。因此,科学不会争论它总是对的,而只要求你为支持自己的理论而提出证据。如果这些证据满足了科学证据的条件,就会被接受,你的理论也就成为了科学里的“真相”。否则你的理论就不会被接受。这样不断地质疑,不断地以更强更清晰的证据取代旧的证据,以更全面的新理论取代旧理论,科学才会不断进步。

现代科学里面几个影响重大的理论体系,有相对论、量子力学、热力学、进化论、基因学、板块学说、大爆炸理论等。这些理论在科学领域之内并没有争议,可是很多反科学的人认为有争议。他们的怀疑,就属于没有根据的怀疑 (虽然在普通人眼里,他们说的似乎很有道理)。如果你能以其中的一个理论为例子(比如进化论),搞清楚它的来历和争议的原因,争议双方的理由和立场,也许你就会对科学方法有一个比较感性的认识。

乱评毛诗

2013年9月20日星期五

小时候学了几首毛诗之后,觉得很了不得,真的以为他就是中国古往今来最伟大的诗人。后来读的东西多了,才发现自己的肤浅。这个乱评其实是对以前的自己一个批判,只是一点想法随便说说。现在感觉,毛诗词里也许有一两首好的,其余都不行。下面就挑几首比较好的评论一下。

一、《卜算子•咏梅》

先看一下毛所借鉴的古人的咏梅诗。

陆游《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
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

明代高启《梅花九首》中的第一首

琼姿只合在瑶台,
谁向江南处处栽。
雪满山中高士卧,
月明林下美人来。
寒依疏影萧萧竹,
春掩残香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
东风愁寂几回开。

毛《卜算子•咏梅》

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
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毛的这首咏梅,应该算所有毛诗中水平最高的一首。从立意、结构、到遣词用句,都属上乘。这首显然受陆游的咏梅很大影响,另外据说毛在填这首咏梅时也反复问 秘书“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这两句的出处,可见毛当时是很喜欢高启梅诗的,写咏梅也用了类似的立意。在用词上,这首的重复,春四次,俏两次, 也是一个特点。这些重复是故意为之,为了强调。这样的重复用好了,会大大加强诗的感染力。这和不小心的重复完全不一样。

这首咏梅和其它毛诗最大的区别,就是诗句的结构。毛诗虽然用词通常都比较直白,但是能把普通而直白的句子写得如此有诗意,在毛诗里这是唯一的一首。从句型上看,更像臧克家写的。比如臧克家的这个名句: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和毛的咏梅上半阙在构造上非常类似。这首咏梅诗发表时,臧克家列为“编者”,但是他起的作用恐怕远远不仅仅是个编者。

另外,这首词里显然还有其它人的修改。词的初稿是这样的:

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岩万丈冰,
独有花枝俏。

梅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熳时,
她在旁边笑。

几处改动,都很重要。但是改过的词,已经很不像毛本人写的了。

这首多半不是毛本人写的词,是他所有诗词中唯一能拿得出手的词。其它的诗词,全是捧出来的,其实每首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几十年来国内的人被宣传毒害得分不出好歹,以毛诗为标准,学坏了多少诗人。

二、《七律•登庐山》

一山飞峙大江边,
跃上葱茏四百旋。
冷眼向洋看世界,
热风吹雨洒江天。
云横九派浮黄鹤,
浪下三吴起白烟。
陶令不知何处去,
桃花源里可耕田?

这首是毛所有律诗中最好的一首。颔联、颈联对仗工整,在毛诗里是绝无仅有。颔联的出句尤其出彩,气势磅礴,好像要比“一览众山小”还要牛。可惜虎头蛇尾, 对句不知所云,明显是纯粹为了凑字数而硬造的句子。这么一来,还不如出句气势不要那么大,一步一步慢慢来呢。这和毛治国很类似,好大喜功,虎头蛇尾。据说 毛自己写的颔联对句更不堪,是“热肤挥汗洒江天”,是臧克家给改过来的。

当然这首诗的讽刺意义还不止于此。这首诗写于1959年的庐山会议。大家都知道在那儿发生了什么事。后来造成的全国大饥荒,饿死三千万人的人祸,就始于 此。因此,“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见证的是三千万无辜百姓的尸骨。陶令若有知,恐怕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名字被如此侮辱了。

三、《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
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
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
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
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曰,
看红装素裹,
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
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
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
成吉思汗,
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
数风流人物,
还看今朝。

这首是老毛最著名的词,也是让毛迷们无比崇拜的词。小时候学这首词时,我也是对老毛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回头再看,只觉得当年的幼稚好笑。如果有谁真认为老毛是古往今来第一诗人,只需要把这首词和苏轼的《赤壁怀古》比一下就行了。

好吧,和苏轼比太不公平,但是即使以普通诗词的标准来衡量,这首词也只能算作末流。真不明白胡乔木临死为什么要争这首词的著作权。这首词的毛病太多,上半阙是原地打转,语无伦次,下半阙是胡说八道,罔顾历史。

好的诗通常有很多层次,层层递进。而这首的上阕,没有层次,只有罗圈话来回说。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虽然从千变到了万,但是从冰封到雪飘,没有递进,就像 小孩吹牛,说球有多大,先说有盆那么大,然后又说有锅那么大。这不是写诗。惟余莽莽、顿失滔滔,意思重复,还是原地打转,说明写作者才思枯竭,没有想象 力。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这句前半部分还在原地打转,然后突然拔高和天公比起个子来了。因为缺乏过渡,这个比较非常糊涂,不知是谁要和天 公比。主语不明是写诗时常犯的非常低级错误。要命的是,不管是谁比(千里、万里、长城、大河、山、原),逻辑上都不通。所以语文老师念到这里就可以给这首 词打不及格了。可惜写词的人不是小学生,所以这首词没得不及格,反而进了语文课本。

下半阙接着犯上半阙就有的原地打转的错误,还要加上违背史实胡说八道。这阙除了狂妄地把自己和历史上几个有名的帝王相比之外,没有任何思想,没有新意,更 没有发展或层次。然而他不知道汉武、唐宗、宋祖的诗作,以为自己这么一首干瘪的词就能比过这些历史人物,这是真的不知耻了。

四、《沁园春•长沙》

肃立寒秋,
湘江北去,
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
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
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
鱼翔浅底,
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
问苍茫大地,
谁主沉浮?

欢歌百侣曾游,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
风华正茂﹔
书生意气,
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
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
到中流击水,
浪遏飞舟?

我抄的这个版本,和公开发表的版本有三个字不同。一会儿你就知道为什么会有不同。这首词写得中规中矩,与毛诗词中惯有的多用俗语、成语及抄来的诗句很不同 (鲁迅曾称毛诗为“山大王的诗”),对语言的把握精准,比《沁园春•雪》高明多了。这让人很奇怪,1925年(这是官方认定的写作年代)写的诗,会比 1935年写的好。这是为什么?

这个词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我小时候学的时候就觉得不正常。看这段:
万山红遍,
层林尽染,
漫江碧透,
百舸争流。
有什么特点?完全一样的结构。这种写法在沁园春中几乎见不到。通常是两两相对,或前两句和后两句相对。如果四句结构完全一样,一来节奏显得太枯燥,二来容 易落入原地打转的陷阱,因为毕竟没有那么多事情可以用完全一样的句子来形容的。这里就犯了这个毛病:万山红遍和层林尽染就重复了。但是为什么这么写呢?答 案很简单,因为这是在联句!这种重复的结构,在联句的时候常常出现,因为每句都是一个不同的人写的,很难统筹整体结构,所以抄袭上句的结构就是最保险的办 法。因此,这首词极像是好几个人在游橘子洲时联句写的。

这时候,改的三个字就非常有意义了。我抄的,是原始没发表的版本。毛发表时,改了三个字,把“肃立”改为“独立”,改成他自己一人独自站在橘子洲头,把 “欢歌百侣曾游”改成“携来百侣曾游”,表示他的“百侣”只是陪衬角色。但是这个“携来”其实非常不通,显然是为了掩盖真相而硬改的。真相很可能是,毛在 长沙念书时(1920年或1921年)和一群同学到橘子洲玩,联句填了这首词。这首词一直没有拿出来发表,因为根本不是他的。直到十几年后,他在延安牢固 地掌握了军政大权后,才把这首词拿出来当自己的发表。这时候,他的那些同学,凡是参加了革命还没死的,多半成了他的部下,哪还敢说半个不字?

为了避开毛在长沙念书的这段时间,官方说毛是1925年他回长沙搞农运时写的这首词。这个说法有两个大漏洞。一、整首词讲的都是空洞的抱负,没有一字提及 农运或北伐,两个在1925年极其重要的事。这不像一个农民运动家发感慨,更像是没出道的学生在空想。二、季节不对。词中的“寒秋”、“万山红遍”,讲的 是深秋,天气已经冷了,树叶都红了。在长沙这大约是十月。而毛是在1925年8月底从韶山逃到长沙的,9月他就动身去广州了,根本看不到红叶。长沙在8月 31日的平均气温是24度到32度,还很热,不可能是“寒秋”。很难想象毛能在8月底站在橘子洲,看着满山的郁郁葱葱,写下“万山红遍”。

五、《忆秦娥•娄山关》

西风烈,
长空雁叫霜晨月。
霜晨月,
马蹄声碎,
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
苍山如海,
残阳如血。

这首词是毛假大空风格的代表作。本来不想评的,后来因为有人说这首代表了毛词的最高水平,所以忍不住评一下。

这首词据说写于1935年2月红军长征路上第二次娄山关战役之后。乍一看还是蛮象样子的,上阙写战前,下阙写战后,有声有色,有始有终。但是,读这首词下阕给我的第一感觉,不是战后余生,而是缅怀过去。“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我记得小学时学这首词,总觉得是作者在“解放后”重游娄山关写的。老师说写的是当时战场的情形,我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出来。这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在毛诗里常见,其实原因大家都明白。

这首词写于1935年,却在1957年才第一次发表。为什么?

因为整首词都是假的。两次娄山关战役都在下雨,不可能有什么“霜晨月”、“残阳如血”!


第一次娄山关之战时(1935年1月9日)在下雨很容易找到证据。百度百科“娄山关”一条如此说:

扼守在娄山关上的敌人,是从乌江防线溃退下来的黔军第三旅林秀生部两个团,胆寒若惊弓之鸟。红军尚未攻关,敌军即用电话向其军部请求增援,敌军部电话命令 守敌“不准后撤一步”,并命其注意警戒关口东边小路,提防红军从侧后袭击桐梓。时正下雨,红军通信班战士搭电线于敌人电话线上,窃听敌人通话,知敌人东侧 空虚。耿飚团长即命正面部队暂缓进攻,命令关东侧侦察队、工兵连迅速断敌退路。通信班又窃听到敌人军部命关上守敌撤退的电话,知道守敌要弃关退守桐梓。正 面强攻部队即以密集火力,从关南发动总攻,迅猛杀上娄山关。

那么有没有可能“长空雁叫霜晨月”讲的是第二次娄山关之战呢?老毛自己很希望大家都认为这是在说第二次娄山关之战。他曾经假冒郭沫若写了这么一段莫名其妙的解释:

我对于《娄山关》这首词作过一番研究,初以为是写一天的,后来又觉得不对,是在写两次的事,头一阕一次,第二阕一次,我曾在广州文艺座谈会上发表了意见, 主张后者(写两次的事),而否定前者(写一天),可是我错了。这是作者告诉我的。1935年1月党的遵义会议以后,红军第一次打娄山关,胜利了,企图经过 川南,渡江北上,进入川西,直取成都,击灭刘湘,在川西建立根据地。但是事与愿违,遇到了川军的重重阻力。红军由娄山关一直向西,经过古蔺古宋诸县打到 了川滇黔三省交界的一个地方,叫做‘鸡鸣三省’,突然遇到了云南军队的强大阻力,无法前进。中央政治局开了一个会,立即决定循原路反攻遵义,出敌不意打回 马枪,这是当年2月。在接近娄山关几十华里的地点,清晨出发,还有月亮,午后二、三时到达娄山关,一战攻克,消灭敌军一个师,这时已近黄昏了。乘胜直追, 夜战遵义,又消灭敌军一个师。此役共消灭敌军两个师,重占遵义。词是后来追写的,那天走了一百多华里,指挥作战,哪有时间去哼词呢?南方有好多个省,冬天 无雪,或多年无雪,而只下霜,长空有雁,晓月不甚寒,正像北方的深秋,云贵川诸省。

这段话其实也是谎话连篇(“清晨出发,还有月亮”也是谎话,见下面)。第二次攻打娄山关,战斗开始于25日早上9点,而不是老毛说的“午后二、三时”。打 了一天没有打下来,26日红军又增兵继续打,直到下午5点才打下来。所谓“一战攻克”是胡扯。重占遵义是27日的事了。郭沫若在广州文艺座谈会上说的是对 的。毛的否认其实是因为做贼心虚。毛为什么要把三天的战斗说成两天呢?这当然是为了掩盖词的描述和史实的不符合。

第二次娄山关之战时也在下雨,很多回忆录、传记里都提到了。比如在《彭雪枫将军——永不飘落的红叶》第23章《乘胜强攻娄山关》里写第二次娄山关之战有这么一段:

天空飘起的细雨罩得一切雾蒙蒙的,娄山关就雄踞在眼前了。1935年2月25日,彭雪枫接到军团命令,由他率红十三团对娄山关实施强攻,并以友邻部队配合。

《长征途中的毛泽东》第16章《遵义大捷》:

红军各路部队按照彭、杨命令迅速行动。25日夜,细雨寒风,道路泥泞。
红十二团于午夜12时从桐梓城出发,向娄山关疾进。红十团、红十一团连夜从东侧迂回。红一军团第一团抢占了石炭关。

还有《百战将星谢振华》第二章《长征途中》讲战斗结束后:

红军追击如潮,敌人节节败退。27日清晨,雨后的黄土公路,湿滑泥泞,偏偏又遇大雾,能见度低,更增加了行军的困难,但战士们几乎没有掉队的。

可见,两次娄山关之战都在下雨,而且至少第二次还有大雾,能见度很低。老毛是在玩穿越,到一个平行空间看到了霜晨月、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其它的毛诗,就不值一评了。很多人崇拜毛诗,模仿毛诗,其实是缺乏文化修养的表现。比如最近有人写北京雾霾就是用了毛诗的格式,可笑又可悲。

美国ABI奖英国IBC奖的骗局:花钱买奖值几何?

2011年2月11日星期五

看到王敬尊教授和金祥林教授因为一个新药结构的发现权在新语丝上打笔仗,查了一下各方的背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王敬尊教授,据他自己和夫人介绍,得过英国世界名人传记中心授予“二十世纪世界杰出成就奖”,被美国世界传记中心提名授予当代杰出成就的“金记录奖”,并被美国纽约科学院特聘为该院院士。纽约科学院的事另说。前两个“杰出成就”的奖,如果你没听说过的话,就相当于从克莱登大学拿的博士。没错,这两个奖都是花钱买来的。

美国世界传记中心的英文缩写是ABI,所以国内也叫ABI奖。方舟子早在2005年就打过ABI奖的假。一个月前新语丝又登了DejaVu打ABI奖假的短文。美国专栏作家Mike Awoyinfa曾经专门针对美国世界传记中心发的奖写了一篇文章。其中写道:“我刚刚收到一封美国来信,确切地说是美国世界传记中心来信。上面说:传记中心编辑部已经提名你为2006年度风云人物。天啊,我要晕倒了。年度风云人物?凭什么?……年度风云人物奖状(不加塑料膜)价格195美元,特制桦木底座塑料膜奖状价格295美元。我亲爱的读者们,我再次把问题摆在你们面前。他们要求我寄支票或汇款过去。他们要我的信用卡号。他们要我把钱付给美国世界传记中心。……我对这个奖的回答是:魔鬼,滚一边去吧!你们认为呢?”

英国世界名人传记中心(IBC),其实叫剑桥谁是谁(Cambridge Who’s Who),不过跟著名的剑桥大学没有关系,也是一个类似ABI的专卖奖状的公司。前几年由于大量受骗者的投诉,美国的保护消费者的商业改进局(Better Business Bureau)曾将其列为劣迹公司之一。剑桥谁是谁因此上法庭告商业改进局诽谤,但后来又撤诉。可见这种奖是什么名堂了。

王敬尊教授是因为不知情而上当受骗,还是甘心买奖呢?看一下他自己的新浪博客就能猜出几分:“此奖非同小可。很鼓舞人。这其实是一个被忽视的国际大奖。他们已经为国家争到了荣誉。……人们都去关注诺贝尔、菲尔兹了,这只涉及少数几个学科。美国传记院的奖范围很宽包括社会各个领域。每年授奖数量不小。不过分散到各个领域,得奖人极少。只有该领域的大师级人物才有可能获得。……ABI和IBC 当年收录我时,发给我一个纸质的证书,并告知如需要还可为我专制一个精美的金属奖牌,但需交10几个美元的工本费。我一分未交。我与这些组织也没有任何联系和金钱交易。”

王教授和上面美国专栏作家Mike Awoyinfa讲的居然完全不同。到底是谁在撒谎呢?

另外,王敬尊教授被美国纽约科学院特聘为该院院士,是否真有其事呢?在纽约科学院网页上能查到所有名誉终身会员(honor lifetime member)和荣誉会员(academy fellow)的名单,其中并没有找到姓王的。我估计王教授只不过是个每年交会费的普通会员。

如何知道什么是科学界主流的共识:全球气候变暖的例子

2011年1月3日星期一

大多数科学问题,当科学家们对其达成共识的时候,这个问题就基本上算解决了。然后就会有科普作家来把这个共识介绍给民众。到这时候问题就没有什么争议了。少数对人类社会有重大政治意义的问题,即使科学界形成了共识,仍然会在政治领域争论不休。这时候,反对者为了增加论争的筹码,都会不约而同的把明明没有科学争议的共识,描述成充满争议的、理论上错误百出、所有反对意见都被压制的阴谋。

最长期和科学主流作斗争的,就是反对进化论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分子。他们总能找出几个科学家说进化论的错误,造成进化论还是个充满争议的科学问题的假象。同时他们又不断抱怨反对进化论的文章无法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似乎科学界整体在打压反对进化论的声音。在这种气氛中,进化论的科普就比较难了。有很多宣扬神创论、智能设计的书,装成科普的样子来骗人。好在进化论到底是确立了一百多年的科学理论,学校从中学就开始教了,原教旨主义分子怎么折腾也只能影响少数人。

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就大不一样了。第一,这是个新问题,最近二十年科学界才达到共识。第二,这个问题远比进化论更迫切、影响更重大,所以反对就更激烈。因为现在媒体上反对气候变暖理论的声音要大于支持的,很多对气候研究不了解的人,包括很多科学家,都感觉无所适从,甚至以为气候变暖理论是错的。这篇短文,用简单的数文章的办法,给想知道真相的人一个判断的依据。

全球气候变暖最早是谁提出的,我并不知道。我能找到的比较早的影响比较大的文章,是Dickenson等人1986年发表在Nature上的综述Future global warming from atmospheric trace gases (Nature 319, 109-115 (09 January 1986))。这篇文章被引用共三百多次,在纵述类文章里不算多。引用高峰是1990年和1991年,以后引用率逐年下降。我以前说过,判断一门学问是否属于科学,要看它如何对待它的经典。如果这篇综述算作经典的话,那么后面的文章或者要指出它的错误,或者要对它随着时间逐渐忽略。是否有挑错要一篇一篇文章读,我没有能力也没有精力去查。而逐渐被忽略,从引用率逐年下降看是很明显的。这说明科学界现在对气候变暖的认识,已经超越了这篇综述文章很多了,因而它的用处越来越小了。

气候变暖问题实际上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变没变暖,一个是有没有人造因素。如果我们想从科学文献中看出蛛丝马迹,就应该先看各种理论对应的发表文章数量。那么我们分别看一下各种文章的数量。

一、气候变暖根本不成立。我只找到了一篇持这个观点的文章,Essex等人2007年发表在JOURNAL OF NON-EQUILIBRIUM THERMODYNAMICS上的Does a global temperature exist。这篇文章三年来一共被引用了三次。其它影响比较大的文章,比如McIntyre等人2003年发表在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上的Hockey sticks, principal components, and spurious significance,被引用了一百多次,只是质疑一项工作,并没有明确提出反对气候变暖的整个理论。

二、气候变暖是真的,但是不是人类活动造成的。这类里最有代表性的是1991年Friis-Christensen等发表在Science上的Length of the Solar Cycle: An Indicator of Solar Activity Closely Associated with Climate (Science 254, 698-700 (1 November 1991))。这篇文章被引用四百多次,引用高峰是2000年。可见科学界对这个理论是很认真对待的。但是这是主流吗?不是。

三、气候变暖是真的,而且至少一部分是人类活动造成的。这方面的文章成千上万,我随便找了两篇自然杂志上的。一篇是Cox et al, Acceleration of global warming due to carbon-cycle feedbacks in a coupled climate model, Nature 408, 184-187 (9 November 2000)。这篇文章的引用率超过一千三百。另一篇是Bellamy et al, Carbon losses from all soils across England and Wales 1978–2003, Nature 437, 245-248 (8 September 2005)。这篇文章的引用率是三百多。

四、气候变暖对人类和环境的灾难性后果。这方面的文章越来越多,而且涵盖的面越来越广,都是观察到的气候变暖现象。影响比较大的有Root et al, Fingerprints of global warming on wild animals and plants, Nature 421, 57-60 (2 January 2003)。这篇文章的引用率超过了一千三百。

我在网上看到的很多对气候变暖理论的批评,在科学文献里找不到。这可能就是阴谋论者的出发点。对气候变暖理论比较严肃的批评,除了上面第一类里列的那篇文章外,globalwarminghoax.com网站还列了两篇文章,是Khilyuk等发表在Environmental Geology 50, 899-910 (2006)的On global forces of nature driving the Earth’s climate. Are humans involved?和Gerlich等发表在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DERN PHYSICS B 23, 275-364 (2009)的FALSIFICATION OF THE ATMOSPHERIC CO2 GREENHOUSE EFFECTS WITHIN THE FRAME OF PHYSICS。前者被引用九次,后者两次(两次是别人的驳斥和他们的回应,除此之外并无其它引用)。globalwarminghoax.com网站列的其它文章,并没有从根本上质疑气候变暖理论,只是讨论其中的疑问点,是科学中正常的探讨。这是反科学的人无法理解的。

科学态度的一个方面,就是业外人士对业内人士的尊重。自以为比业内人士懂得多而指手画脚的,很容易成为科妄。这和方舟子的打假不一样。打假,打的是抄袭、造假数据、无中生有。这些不需要专业知识。比如肖传国的反射弧是对是错需要专业人士来鉴定,但是他把会议奖吹成学科奖,把国内期刊说成国际期刊,把未经检验的手术当成常规手术,这些违反科学道德,违反法律的行为,不需要专业知识就能作出判断。

而对气候变暖理论的判断,不是一个外行人就能作出的。如果单从科学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数量来判断,上面的三、四条是占压倒优势的。而且,支持这个理论的文章,有很多是发表在科学界公认的高档次杂志上,相对而言,反对的文章发表的杂志基本上都是档次比较低的。虽然这并不能说明一方必然是对的而另一方必然是错的,但反应了多数科学家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这就是所谓的科学界主流的共识。

文革中的打油诗和人民日报的草包总编

2010年8月21日星期六

文革十年中,人民日报的总编一直都是鲁瑛。他在文革开始的时候因为和张春桥、姚文元的关系调到北京主持人民日报的工作。因为他文化低,水平差,不断闹笑话。后来被华国峰称作"草包总编。"鲁瑛闹得最多的笑话,是念白字。报社里有不少关于鲁瑛念白字的打油诗。这些打油诗中的一部分后来被收集到批判四人帮的内部学习材料里,流传了下来。

第一首起因是鲁瑛念报纸念到"美国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游戈。"有诗作曰:
台湾海峡起风波,
导弹不足刀枪多。
可叹母舰万吨重,
肩抗大刀去游戈。

鲁瑛讲志愿军事迹的时候,讲到志愿军去炸坦克"覆带。"又有诗云:
此公足智又多谋,
设计武器好处多。
坦克履带换覆带,
如此爬坡不怕磨。

印度肢解巴基斯坦的时候,中国大肆声讨,人民日报自然是声讨的主力。鲁瑛大讲东巴巴西战争,吓人一跳。有诗云:
东巴巴西才开战,
大洋难设运兵站。
交手最是无情处,
万里相隔用导弹。

海外保钓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候,鲁瑛每天都要说"钩鱼岛"如何如何。有诗云:
忽听有个钩鱼岛,
打开地图仔细找。
找来找去找不着,
想是潮大淹没了。

有一次,鲁瑛在一个会上见到考古学家夏鼐,打招呼叫"夏鼎同志,"周围人愕然。有诗云:
夏鼎同志你可好?
夏鼐听了吓一跳。
偷我头上一个乃,
还来同我打交道。

鲁瑛把"洛杉矶"叫"洛彬矶","墨西哥"叫"黑西哥",也是人民日报社里经典的笑话。有诗云:
洛杉矶与洛彬矶,
两只矶儿差不离,
多根木头没关系,
你要扛去也可以。

又有诗云:
黑西哥、墨西哥,
兄弟长得差不多,
无非丢了一点土,
大惊小怪干什么。

鲁瑛把《准风月谈》念成《淮风月谈》,也有诗为证:
准风月谈鲁迅作,
而今又叫淮风集。
书名乱改因何故?
只缘出了鲁东皮。

斯里兰卡的女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被鲁瑛叫成了"班禅夫人。"有人写了打油诗:
喇嘛从来不配偶,
班禅夫人从何有?
乱点鸳鸯今胜昔,
鲁瑛赛过乔太守。
可是历史偏要开打油诗的玩笑。改革开放后,班禅喇嘛真的娶妻生子,鲁瑛乱点鸳鸯还被他蒙上了。

小岗村书记沈浩的”因公牺牲”疑点重重

2010年1月19日星期二

小岗村因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个搞承包而闻名。沈浩是几十年来派下来的党委书记中第一个死在任上的。虽然沈浩在死后得到了从胡锦涛总书记到小岗村农民一致的称赞,但是新闻界大肆赞扬暴死的书记,是不是在企图掩盖沈浩真正的死因呢?沈浩11月6日猝死,11月8日火化。没有确定死亡原因,就被定了个因公牺牲。根据新闻报道中提到的零星细节,感觉沈浩之死疑点重重。

疑点之一:先呼救还是先报告村干部?

先看这段报道(http://www.jihe.org.cn/show.asp?ArticleID=5246):

引用:
据滁州在线报道,11月6日晨,凤阳县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村委会主任沈浩在小岗村去世。经公安部门现场勘验,未发现异常情况,初步判断为猝死,具体死亡原因,有关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11月6日晨6:40,凤阳县小岗村村民杜永兰准备找沈浩谈事,到沈浩住所发现其在床上没有应答,随即与房东一起找村干部汇报。村党委书记金乔随即向镇 主要负责同志汇报,并打电话给镇医院、派出所。7时许,凤阳县委接小溪河镇党委报告,沈浩同志可能死亡。县委马占文书记接到报告后指示小溪河镇党委、县公 安局、县卫生局等单位立即派人赶往现场。7:20,凤阳县委召开紧急会议,成立了由县委书记马占文任组长、县长范迪军任常务副组长、四名常委及一名副县长 任副组长的“沈浩同志死亡善后工作组”,迅速展开工作。

和这段(http://www.xenw.com/news/289645.html):

引用:
6日,杜永兰6点半就赶到了。看到沈浩的车停在院里,老太太一阵高兴,上到2楼。门没关,她进屋看到沈浩头露在被子外、面朝门,手托脸躺在床上。
她喊了一声:“沈书记,还没有睡醒吗?”
没有回应。杜永兰走近床前,连喊五六声,还是没动静。仔细一看,沈浩脸呈灰紫色。她大声喊来了吴广发的妻子马家献。
马家献是沈浩的房东。她奔到楼上,摸到沈浩手冰凉,并且没有了气息。
两人惊慌失措,连忙通知村干部、拨打120。

很明显,她们发现沈浩"脸呈灰紫色","没有了气息",做的第一件事是报告村干部。不要说是因为她们没有电话。看同一篇文章第三页讲的(http://www.xenw.com/news/289645_3.html):

引用:
据媒体报道,11月5日中午,县里几拨客人到了小岗村。村委会在农家菜馆摆了三桌酒席。
据严留昌讲,当天下午,喝醉了的沈浩被村党支副书记张秀华扶回住处。当天傍晚,马家献上楼叫沈浩吃饭,发现他掉在地上。
她叫来张秀华,两人合力把沈浩重新搬上床。看到沈浩睡得香,此后她未再打搅。
严留昌说,沈浩住处对面就是卫生院。“当时如果有人看他喝醉了,扶他下去吊瓶葡萄糖;如果有人晚上给他送一杯水,他或许就不会出事。”
沈浩的同学、安徽蚌埠市委副书记毕小彬也认为,“如果有家人在场,或者抢救及时,也许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沈浩住处对面就是卫生院“。到卫生院叫人会比通知村干部快。她们的第一反应明显不是"想办法救人"而是"麻烦大了。"

疑点之二:心脏病还是酒精中毒?

上面那篇报道说他那天喝醉了,被人扶回了住所。但是金乔书记不同意(http://www.ahnw.gov.cn/other/xxsh/content.asp?id=%7B43E47C3A-809B-4F16-82A4-DDCC26DC4C6E%7D&classID=459):

引用:
金 乔告诉记者,他在关友江家见到沈浩时,就觉得他脸色不太好,“他平时说话声音非常洪亮,那天有点乏力”。皇城村的村干们也在关友江家就餐。余谦说,沈浩上 午一直没来得及接待他们,趁这个机会过来跟大家见了个面,聊了几句,举起酒杯象征性抿一小口以示欢迎。随后,沈浩到高允连一行桌旁。金乔说,沈书记极力鼓 动高允连到小岗投资,连敬高允连两杯酒。
当天下午2时吃完饭快出门时,沈浩请客人们与他一起合影留念,交待金乔下午陪客人看投资项目,说自己觉得累,想休息一下。金乔说,说是吃饭,其实沈书记那天中午忙前忙后,没吃上几口饭,喝了大概三两酒,说话多、吃菜少,他真的太辛苦!
村党支部副书记张秀华下午3时左右路过关友江家,看到沈浩和关有江、徐开文在聊天。张秀华说,沈书记经常与这些老人聊天。他告诉老人们,建敬老院、上甜 叶菊项目,都是小岗村的好事,可进展有点不顺。徐开文劝慰道:你一定要有信心,大家支持你!张秀华随后开车将沈浩捎到住处,要他休息休息。“他的样子真的 很疲倦,没想到这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第二天凌晨,沈浩再也没有醒来。

送醉酒的人回家,说是"开车将沈浩捎到住处"。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另一位副书记也认为是心脏病(http://www.ccvic.com/minsheng/minqing/20091109/46493.shtml):

引用:
而大部分网友把沈浩的死归于“喝酒”,并对“酒桌上办事”的现象提出了强烈的抨击。不过,小岗村党委副书记赵家龙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今年4月,沈浩曾参加一次体检。体检后,他向同事透露,心脏不太好”。赵家龙透露说,沈浩一直忙于日常工作,对体检结果并未重视。

疑点之三:"因公牺牲"是否暗示其它死因?

尸体匆忙火化,显然警方不认为有进一步调查死因的需要。但是,无论心脏病或醉酒猝死,都无法解释为什么上级机关如此迅速地认定沈浩是"因公牺牲"。难道这后面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沈浩死前,正在推动数以千万元计的基建工程,而且在处理有背景有势力的钉子户。

沈浩死前几天的事(http://www.ahnw.gov.cn/other/xxsh/content.asp?id=%7B43E47C3A-809B-4F16-82A4-DDCC26DC4C6E%7D&classID=459):

引用:
11月1日,沈浩安排村党委副书记余谦制订了一份工作时限表。到11月底,这些任务必须完成。“沈书记已经来不及完成了。”余谦一声长叹,“他已经尽力!为小岗,他付出了一切!”
小岗村敬老院工程是工作时限表列出的11项任务之一。2日,村党委书记金乔一大早赶到工地:“我当时很震惊,有两家农户正在已谈妥征用的土地上机耕。” 他立即赶到沈浩办公室汇报。沈浩说:“他们怎么讲话不算话?我回头找他们再做做工作。”他随即要金乔把一名村民接到他办公室。
沈浩找这名姓严的村民,是要谈修村后大道的事。这也是工作时限表规定的任务之一,只剩一两户村民不同意,老严是其中之一。这名村民不愿来,沈浩随后找来大包干带头人严俊昌,请他帮忙做村民工作。
当日上午,工作时限表中另一项目甜叶菊产业园生产道路建设也有了进展:破土动工。开工仪式刚结束,10多名村民来找沈浩,认为土地丈量有误差、补偿款有 尾欠,反对开工。余谦说,尽管有的村民情绪有点激动,经沈浩耐心劝说,村民们平静离去。沈浩随即指令村干部重新核量土地面积、催促欠余的补偿款尽快到位。
2日下午,沈浩主持召开小岗村两委与大包干带头人座谈会。十几名大包干带头人在小岗村很有影响力,严俊昌是其中之一。他说:“沈浩非常尊重我们这些老 人,村里有什么事都爱找我们合计。”余谦说,这个会开了两个多小时,沈浩详细通报了11项重点工作的进展、遇到的阻力,以取得老人们的理解、支持。

这些大包干带头人,包括一直和沈浩做对的严留昌、严宏昌(http://www.xenw.com/news/289645_3.html):

引用:
2007年,大包干带头人严留昌的儿子开饭馆,用村里的自来水,沈浩要他交水钱。严留昌的儿子跳起来,打了沈浩。有村民看到,沈浩捂着肚子半天没直起腰。
村民说,沈浩在村里遭受攻击或威胁,不止这一次。但相比这些,更难的,是要遭受“夹气”。
小岗村目前正被大规模圈地。引进的GLG集团,广东从玉菜业和深圳普朗特集团的项目,均占地巨大,分别是2000亩,2000亩和4300亩。其中要永久性征地1400多亩。
仅有耕地8700亩的小岗村,要被圈地8300亩。这遭到小岗人普遍反对。甚至,严宏昌之妻和儿子,在自家地里睡了三天三夜,阻止推土机的掘进。

看来,小岗村的圈地运动造成的矛盾到沈浩临死前已经非常激化了。这时候沈浩的"因公牺牲",很耐人寻味。

右派叔叔

2009年7月31日星期五

我小时候翻看父母以前的照片,翻到几张他们大学时和同学的合照。其中一个人看着很怪,很精明的样子,眼睛却从来不看镜头。几张照片,他的眼睛不是斜到左 边,就是斜到右边。我问妈妈这个是谁啊?妈妈答这是陈叔叔。再问陈叔叔是谁?现在做什么?妈妈答一句他是右派,就不再说话了。

第一次见到陈叔叔,是 四人帮倒台后。一天放学回家,见到老爸在家,很吃惊。老爸见我回来,叫我快去买点酒来。我自从记事,家里就没喝过酒。兴冲冲跑到副食店,一见满柜花花绿绿 的酒瓶,傻眼了。跟售货员商量了半天,买了一瓶比较甜的山葡萄酒,和一瓶烈度高些的白酒。回到家,陈叔叔已经来了。陈叔叔见了我,从包里拿出两本书送给 我。一本是"直观几何"上册,另一本是物理书,忘了是什么了。两本书边都有些磨毛了,但是保存得很好。那本直观几何上册我一直爱不释手,总想着到哪儿去找 下册补齐。

那是陈叔叔从北大荒回北京后第一次来我家。后来他到北航当了教师,也终于成了家。

后来我才知道陈叔叔当初是怎么成 为右派的。上大学的时候,陈叔叔因为成绩优秀,人缘又好,是党员重点发展对象。在入党积极分子会上,书记要求大家对党"交心",鼓励大家对党提意见。陈叔 叔就提了领导人不应该搞特权,应该有舆论监督的意见。结果党没入成,却被打成了右派,发配到了北大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