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作《五律 蜂鸟》译自英文诗 A route of evanescence

美国著名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善于写大自然,风格清新自然,又喜欢用双关、隐喻,所以她的诗很难准确翻译。这首诗的几个中文翻译都错得离谱。尤其是多数译者都没搞明白这首诗写的是蜂鸟,因此译文南辕北辙,不知所云。

我的翻译用了近体诗五律的格式。为了能将中间两对颈联颔联对工整,我将原文句子顺序重新安排了一下,将原文的5、6句提到了最前面,成为译文的1、2句。最后一句An easy morning’s ride,直译是早上一次简单的出行,含意是十分平凡的事情、不要大惊小怪。这句是应和前一句所说怀疑是突尼斯的来信(即非常奇怪、不同寻常的事件)。我根据上下文将这两句译为疑是天涯客,相邻却不知。原文并没有题目,以第一句为题目。因为这是译文的第三句,所以我加了个《蜂鸟》的题目。

此文2014年发在新浪博客上,现转发于此。

《五律 蜂鸟》

花间谁造访,
逐个点花枝。
径灭消踪迹,
轮旋现舞姿。
回音闻翡翠,
迅影染胭脂。
疑是天涯客,
相邻却不知。

英文原文

A route of evanescence
by Emily Dickinson

A route of evanescence
With a revolving wheel;
A resonance of emerald,
A rush of cochineal;
And every blossom on the bush
Adjusts its tumbled head,—
The mail from Tunis, probably,
An easy morning’s ride.

“译作《五律 蜂鸟》译自英文诗 A route of evanescence”有2篇评论

  1. yuen 评论道:

    跟莲波差不多

    我来试试

    致活佛李

    法轮光明
    红绿相竞
    百花转颈
    轻达远近

  2. 張正平 评论道:

    Emily Dickinson AtomHermit Dr. C. P. Cheung

    隨意聊.翻譯(中國) 張正平.翻譯(美國)

    五律 五律

    A Route of Evanescence, 花間誰造訪, 行蹤剛隱去,

    With a revolving Wheel – 逐個點花枝; 翅飛疾輪馳;

    A Resonance of Emerald 徑滅消踪迹, 翡翠諧顏色,

    A Rush of Cochineal – 輪旋現舞姿。 胭脂染舞姿。

    And every Blossom on the Bush 回音闻翡翠, 花叢嬌欲滴,

    Adjusts it’s tumbled Head – 迅影染胭脂; 蘂首顫如痴。

    The Mail from Tunis – probably 疑是天涯客, 護使傳佳訊,

    An easy Morning’s Ride – 相鄰卻不知。 晨興樂及時。

    C.P. Cheung’s Footnote:

    1. “ Tunis ” may represent Phoenician goddess Tanith (’Tanit or Tanut), as many ancient cities were named after patron deities守護女神。

    2. “ 樂及時 ” –古詩十九首: “ 為樂當及時, 何能待來茲?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