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里的“意外元素”

中国诗词最讲究“意境”。明朱承爵《存馀堂诗话》:“作诗之妙,全在意境融彻,出音声之外,乃得真味。”但是意境到底是什么,自古以来就没有定论,让学诗者无从学起,只好靠自悟,说俗了,就是自己瞎撞。西方不这么教诗,而是教具体的写诗技巧,把诗分成一些元素,只要你明白了这些元素,一步一步照着做下来,就有了诗的样子了。其中一个重要的元素,叫作“意外元素”。这是美国中学就教的写诗技巧。我最初的时候还以为这只是个噱头而已,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当作一个重点来教。后来才慢慢明白这其实就是达到中文诗中所谓“意境”的一个捷径。

美国教诗,说要有四大元素:1、意外;2、节奏;3、生动的景象;4、普适性。中间两个很好懂,也是中文诗里强调的。最后一个普适性,即从具体的事里概括出道理或心得,是为了能让读者产生更大的共鸣,也是中文诗里常有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可是这第一大元素,意外元素,在国内从没学到过。

 

《找韵》

写诗很难
因为要押韵
可我找不到字
再写不出来
就要放回书架上
妈妈要关灯了
她对我说
晚安

这首非常幼稚的诗,是用来教小孩如何在诗中使用意外元素的(我根据英文原诗改编的)。作者花了很长篇幅找押an韵的字,怎么也找不到。整首诗完全不押韵,让读者读得提心掉胆,不知这孩子最后能不能找到押韵的字。这个紧张气氛,被最后一句突然出现的“晚安”彻底舒解了。这个“晚安”,就是这首诗的意外元素。它的意外来于两方面。第一是突然押上了第一句的韵,这是读者期待已久的,是期待中的意外。第二是它来自于妈妈,而不是作者自己。它作为结尾,把本来杂乱的句子,聚合成了一首诗,使得这么一首低水平的诗,也有了值得回味的地方。一个“晚安”,赋予了这首诗意境,也令它有了美感。

意外元素,不需要是惊天动地的意外。越是很微妙的意外,写出来越有回味的余地。

《挽情》
晴诗雨

几次装欢故忘悲
笑谁不舍落花飞
忙拾香气留余念
暗忍凄戚怕泪催

作者突发奇想,“忙拾香气留余念”,要把花的香气拾起收留,是这首诗的点睛之句,也是意境所在,给人以无限的联想。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对他的体味产生特别的感觉。拿“香气”来“留余念”,对那个负心人的眷恋不舍更令人忍不住泪下,后面的“怕泪催”自然就跟出来了。这首诗出色的地方就是它的意外元素。如果把“香气”改成“花瓣”,少了这一点点意外,少了想象空间,这首诗的可欣赏性就要大打折扣。

《戏子》
席慕容

请不要相信我的美丽
也不要相信我的爱情
在涂满了油彩的面容之下
我有的是颗戏子的心

所以 请千万不要
不要把我的悲哀当真
也别随着我的表演心碎
亲爱的朋友 今生今世
我只是个戏子
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
流着自己的泪

这是标准的意外元素结尾。“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如此震撼人心的句子,能写得如此平凡。这就是意外元素的力量。

意外元素的运用,取决于对生活细致的观察,也需要有很好的幽默感。通过训练幽默感,把什么事情写好之后再喜剧化,可以逐步提高运用意外元素的技巧。喜剧化的过程,就是找对某事的第二种理解,找一句话的歧义。写在诗中,就是一语双关,就是出人意料。比如这句谚语:“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你可以改成:“谁最后笑,谁没听懂笑话。”(那个猪的笑话,呵呵)。前半句稍微一改,后面的意思就大不一样,幽默感就出来了。

更广泛的,就是训练创造性思维。把自己的思路放开,别局限在固定的格式里。具体怎么做,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些人似乎天生就会。真正好的意外元素,不是刻意制造出来的,而是发自于内心。这种自然而发的意外元素,才有可能用平凡的语句做出惊人之诗。要想让它成为你的本能,就要在平时锻炼这方面的敏感性。

用好了意外元素,诗的意境会自然提高一个档次。其实写诗,就这么容易。

“诗词里的“意外元素””有一篇评论

  1. yuen 评论道:

    你的道理也许很充分,不过那些诗的例子太烂,即使有你说的那些意外元素,也是捧不上刘阿斗

发表评论

CAPTCHA Im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