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ur Seasons” was plagiarized by Scott Collins

2016年3月6日
This is written in English so that the English speaking world can read this.

I composed the poem “Four Seasons” over several years on Baidu in separate pieces, with both English and Chinese verses for each piece. The earliest piece was “Autumn”, which was composed in 2012 and published on Baidu Zhidao. In 2014 I collected these pieces together and named the poem “Four Seasons”. I posted this poem on both Sina blog and Baidu Tieba. The Sina blog version is at this link: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a7f2750102v9zp.html

Recently I found out that someone named “Scott Collins” plagiarized my poem and published it in a book titled “Four Seasons”. The book was published in 2015. It is clear that he plagiarized the Baidu Tieba version of the poem, because the printed version contains the same typographical mistake as the Tieba version (Baidu Tieba does not allow editing after an article is posted).

The complete poem is be ...

中医名医和西医名医有什么区别

2015年8月2日
最近找到一个网页叫《名医传记》,介绍几个西方历史上有名的医生:http://doctors.incredible-people.com/过 去浏览了一下,很吃了一惊。上面列的所谓名医,没有几个是真正的医生。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开创了护士职业。迈克尔·克莱顿是作家。泰利莎·亨氏·克里是美国前总统候选人的夫人。这些人都不是因为医学上的成就出名的。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虽然和医学有点关系,但是搞的主要是心理学。剩下的几个都是印度的名医,大概因为这个网页在印度。西医里最有名的名医,应该是那些以他们名字命名疾病的人。譬如阿茲海默症、帕金森病等等。这些医生因为确认、描述了某个特别的疾病而名垂青史。其次有名的西医是那些找到或发明了某种疗法的,如发现青霉素的亚历山大·弗莱明。再有就是手巧,手术做得好的医生,如最近竞选美国总统的神经外科医生本·卡森。有意思的是,西医里没有人因为“善治”什么病而出名,也没有什么名医能治所有的病。

中医恰好相反。中医的名医有两种。一种是专门以善治某病而出名,如“专治白癜风”、“专治妇科疑难杂症”之类的。这种中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骗人的。中医的另一种名医,就是能医百病、“行业内外公认的医学理论功底深厚、医术精湛、医德高尚、有相当社会影响和知名 度的专家”。这样的名医,古代有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现代有2009年和2014年当选的59位“国医大师”。这些名医什么病都能治,而且都能治好。他们还有另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很老。2009年那批年龄最大的93岁,最小的74岁,平均年龄为85岁,最大年龄差别只有19岁。2014年第二次选出的29名大师,平均年龄是80岁。对比之下,2009年中国科学院新增选35名院士年龄最大的73岁,最小的42岁,平均年龄为54岁,最大年龄差别31岁。2013年增选院士平均年龄仍为54岁,其中85%的新院士在60岁以下。为什么科学家可以很年轻就做出成就,而中医名医却都是老老头呢?西医名医也有很多年轻的。弗莱明发现青霉素的时候是47岁,得诺贝尔奖的时候63岁。

中医名医都是老中医,说明年龄是决定一个中医好坏的重要指标 ...

科学方法简介

2014年1月18日
科学里最重要的,不是它所积累的知识,不是它所衍生的技术及其造就的巨大财富,也不是几个世纪以来科学研究产生的科学理论体系。科学里最重要的,是科学方法,是如何像科学家一样思考。这种科学思维,能帮助人分辨真假、识别骗子,并在生活中采用比较科学的生活方式。科学思维方式有三个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第一,实证。

实证就是经验证据,即一个人能通过自己的感官而得到的证据。实证不能是道听途说,不能是顿悟,也不能是权威证据(即由官方、领导、或宗教领导提供的证据)。实证必须能够被重复,能够被检验。

当然,今天的世界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亲自检验、重复别人的实证。这些就成了科学家的专职任务。科学家们,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摸索,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检验、重复他人新发现的科学模式,也有一系列评审和发表文章的制度,使得这种检验更加可靠,而减少错误的产生。因此,通常可以认为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结果,就是已经经过检验的实证。没能发表的,基本上就是没被承认的属于道听途说的证据,不能算作科学。

第二,逻辑。

如果说实证是建设科学大厦的砖头,那么逻辑就是把这些砖头粘合在一起的水泥。逻辑,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绝大多数人,没有经过严格的数学训练,都不会使用逻辑。在生活中犯各种逻辑错误的例子很多(比如“如果没有中医就不会有中华民族”),但是大多数人都认识不到。即使经过严格训练的科学家,有时候也会犯逻辑错误。好在科学家的工作都要发表出来,别人可以检查。所以这种逻辑错误会很快被发现而纠正。正确使用逻辑常常会强迫人放弃自己长期信奉的信仰或偶像。因此对很多人来说,接受逻辑是很困难的。这也是为什么世界上信教的人仍然占大多数。另一方面,科学家里信教的就很少,而且越来越少。因为在受到逻辑训练之后,宗教的自相矛盾或循环论证就会变得很明显。宗教和逻辑互不相容,不可调和。

第三,怀疑。

这是科学方法里最重要的部分。没有它就没有科学。即使有了实证和逻辑,并不能保证得到的结论就一定正确。因此,大厦建起来之后,科学家需要有一个利器能够推倒这个大厦。这个利器就是怀疑。永远对所有的事情保持一定程度的怀疑,这是科学进步的一个必要条件。

怀疑,要想能用好有两个方面要注意。首先,最重要的是怀疑自己,即中文里所讲的虚心。要时刻准备接受能够推翻自己以前想法的新证据。怀疑别人不算什么本事,因为 ...

乱评毛诗

2013年9月20日
小时候学了几首毛诗之后,觉得很了不得,真的以为他就是中国古往今来最伟大的诗人。后来读的东西多了,才发现自己的肤浅。这个乱评其实是对以前的自己一个批判,只是一点想法随便说说。现在感觉,毛诗词里也许有一两首好的,其余都不行。下面就挑几首比较好的评论一下。

一、《卜算子•咏梅》

先看一下毛所借鉴的古人的咏梅诗。

陆游《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 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

明代高启《梅花九首》中的第一首

琼姿只合在瑶台, 谁向江南处处栽。 雪满山中高士卧, 月明林下美人来。 寒依疏影萧萧竹, 春掩残香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 东风愁寂几回开。

毛《卜算子•咏梅》

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 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毛的这首咏梅,应该算所有毛诗中水平最高的一首。从立意、结构、到遣词用句,都属上乘。这首显然受陆游的咏梅很大影响,另外据说毛在填这首咏梅时也反复问 秘书“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这两句的出处,可见毛当时是很喜欢高启梅诗的,写咏梅也用了类似的立意。在用词上,这首的重复,春四次,俏两次, 也是一个特点。这些重复是故意为之,为了强调。这样的重复用好了,会大大加强诗的感染力。这和不小心的重复完全不一样。

这首咏梅和其它毛诗最大的区别,就是诗句的结构。毛诗虽然用词通常都比较直白,但是能把普通而直白的句子写得如此有诗意,在毛诗里这是唯一的一首。从句型上看,更像臧克家写的。比如臧克家的这个名句: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和毛的咏梅上半阙在构造上非常类似。这首咏梅诗发表时,臧克家列为“编者”,但是他起的作用恐怕远远不仅仅是个编者。

另外,这首词里显然还有其它人的修改。词的初稿是这样的:

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岩万丈冰, 独有花枝俏。

梅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熳时, 她在旁边笑。

几处改动,都很重要。但是改过的词,已经很不像毛本人写的了。

这首多半不是毛本人写的词,是他 ...

子虚乌有的蒙汗药

2012年9月1日
“软蕙草?服之令人四肢无力、食欲减退,但药性只能持续六到七天的软蕙草?”“对。”“殿下为何如此肯定?”“因为我们都是子虚乌有的人物,自然也只能用软蕙草这种子虚乌有的毒药了。”前三句是最近风靡一时的《琅琊榜》中一段对话,最后一句当然不是原著里的。

武侠小说的情节展开,常依靠某种神奇的迷药,人吃了(或吸入)后就会昏迷不醒,但是又不会危及性命,还有解药。最早描述的,就是《水浒》里面的蒙汗药。晁盖等人智取生辰纲,用的方法就是把蒙汗药掺进酒里,给押送生辰纲的公差们喝了,将他们迷倒,然后大摇大摆地取走了生辰纲。后来武侠小说里的迷药,多数都是从《水浒》里的蒙汗药演绎出来的。

蒙汗药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根据《水浒》的描述,蒙汗药有几个很神奇的特点:第一,它能将人迷倒好几个时辰,即至少六个小时以上;第二,它不会将人毒死,吃少了会晕倒慢些,但是吃多了只会多昏迷些时候,不会死亡;第三,它很容易就能解,《水浒》里只需要将冷水泼在昏迷的人头上,人就会醒过来。有没有这样的药呢?

中国古代能够用来麻醉的草药,有两种。一种是草乌末,即草乌研成的粉末,一种是曼陀罗花。草乌是传统的中药,其中所含的乌头碱有剧毒,无药用价值,食用可致人死亡。食用少量的草乌末并没有麻醉作用,而食用过量的草乌人直接就死了。近代在云南产的紫草乌中提炼出紫草乌碱,被发现具有局部麻醉的作用。但是这是近代的发现,古人并不知道,也不会区分草乌和紫草乌。古代医书里写的都是草乌,而不是紫草乌。现在的共识是,蒙汗药里应该不是以草乌为主,而是以曼陀罗花为主。

曼陀罗,是梵文的音译,佛教里指一切圣贤、一切功德的聚集之处。曼陀罗花原产于印度,因为少量食用可以令人产生幻觉,所以常被用在宗教仪式中,被赋予了神奇的意义。曼陀罗花的整株都有毒,国外常有过量食用中毒致死的报道。《水浒》里的蒙汗药,很有可能是受曼陀罗花启发而想象出来的。北宋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写道:“杜杞字伟长,为湖南转运副使。五溪蛮反,杞以金帛、官爵诱出之,因为设宴,饮以曼陀罗酒,昏醉,尽杀之。”这里杜杞用曼陀罗酒来杀人,自然不用考虑食用过量而把人毒死的问题。

曼陀罗花的毒性变化非常大,株与株之间毒性可以相差5倍以上。即使在同一株上,不同叶子 ...

四大元素和阴阳五行:科学、魔法和中医

2012年7月26日
“对于恩莱科来说,这种考验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他轻轻地弹了一下手指,也没有见他念什么咒语,一道火焰便突然间跳了出来,漂浮在半空中。恩莱科存心卖弄,只见他手指连弹,火焰,水珠和小小的闪电一个个跳了出来,飞舞在半空之中煞是好看,只见水珠被火焰映照得通明透亮,犹如一粒粒璀璨的红宝石,而满空飞舞的小电珠更为这美丽的景象添加了一道绚丽的色彩。看到眼前这副景象,所有人都惊呆了,不过每一个人心中所想的并不完全相同。对于那些不了解魔法的人来说,眼前的这一切,仅仅是相当漂亮的表演而已。但是对于那位郡主小姐来说,就不是赞叹这么简单了,那是极度的震惊。因为眼前所看到的这种好像仅仅是比较出色的把戏,却需要水、火、风三系魔法同时运用才有可能做到,而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哪位魔法师能够同时使用四系魔法。”

这段描写选自名噪一时的网络小说《魔法学徒》,作者是蓝晶。当前流行的网络小说和电脑游戏里,有各种各样的异能、魔法,可以用来做出现实世界不可能的奇迹,比如神奇地从空气中挤出水来,不用火柴或打火机就点着东西,甚至能点石成金、撒豆成兵。最常见的魔法,就是上面小说里提到的所谓四大系,即水、火、 风、土。小说里的魔法虽然绚丽多彩,威力无穷,但没有人会把它们当真,以为那些魔法是真实世界里的人能做到的。当你在欣赏精彩的魔法描述时,有没有想过这些魔法术语是怎么来的?它们是提炼于生活吗?其实,这些魔法并不是凭空想出来的,还真是从实际生活中提炼出来的。四大系魔法的来源是古代希腊人对物质的简单分类。

世界上的物质是由什么基本成分组成的?这是人类自古以来就不断思索的问题。古代人不懂化学,不会电解化合物,也没有显微镜,仅凭肉眼对周围环境的观察,把物质分成了粗糙的几大类。希腊人归纳出四大元素:水、火、气、土。中国人归纳出五行(对于物质来说,称为五材):金、木、水、 火、土。虽然中国希腊远隔万里,古代的物质学说却惊人地相似。这种相似并不说明这些原始的认识接触到了事实真相,反而是因为它们都是古人观察到的身边最表面的现象。水火土木气显然都是那个时代的人最常打交道的东西。中国的五材里多出来的元素金,很可能是因为五材的概念出现较晚,当时金属用具已经开始流行了。至于木,希腊人认为它不是基本元素,而是由其它四种元素结合而成的。而气则直接被中国人忽视了(这和气功里的气又不一样)。

有了基本元 ...

从医院治愈率的统计看中药的作用

2011年6月5日
中药有没有作用、有什么样的作用,因为很少有按科学标准严格执行的双盲对照临床试验,除了剧毒的中药能短期造成明显毒副作用,普通中药的长期、微弱作用很难在个别病例中看出来。一个办法就是看大规模人群的统计。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是在拿全国人口做中药的临床试验,只是到现在还没有人把这方面的统计综合总结出来。

我不是写一篇专业研究论文,所以只简单地把能查到的数据列下。希望有专业人士能研究这些数据,得出严格的结论。所有数据取自《全国中医药统计摘编》。下表列出中国所有医院和中医医院住院治愈率和住院期间中药使用率(按费用算)的比较。选择住院治愈率而不是门诊治愈率,是因为前者统计基数(住院人数)较准。治愈率算法以治愈人数除以入院人数(如果按《全国中医药统计摘编》给出的治愈率算法,中医医院的差距更大)。

年 所有医院治愈率 中药使用率 中医医院治愈率 中药使用率2002    56.14%     4.89%       55.92%       17.68%2003    55.24%     4.27%       55.35%       15.65%2004    54.61%     3.95%       54.42%       14.51%2005    53.15%     3.93%       52.10%       15.32%2006    51.86%   ...

美国ABI奖英国IBC奖的骗局:花钱买奖值几何?

2011年2月11日
看到王敬尊教授和金祥林教授因为一个新药结构的发现权在新语丝上打笔仗,查了一下各方的背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王敬尊教授,据他自己和夫人介绍,得过英国世界名人传记中心授予“二十世纪世界杰出成就奖”,被美国世界传记中心提名授予当代杰出成就的“金记录奖”,并被美国纽约科学院特聘为该院院士。纽约科学院的事另说。前两个“杰出成就”的奖,如果你没听说过的话,就相当于从克莱登大学拿的博士。没错,这两个奖都是花钱买来的。

美国世界传记中心的英文缩写是ABI,所以国内也叫ABI奖。方舟子早在2005年就打过ABI奖的假。一个月前新语丝又登了DejaVu打ABI奖假的短文。美国专栏作家Mike Awoyinfa曾经专门针对美国世界传记中心发的奖写了一篇文章。其中写道:“我刚刚收到一封美国来信,确切地说是美国世界传记中心来信。上面说:传记中心编辑部已经提名你为2006年度风云人物。天啊,我要晕倒了。年度风云人物?凭什么?……年度风云人物奖状(不加塑料膜)价格195美元,特制桦木底座塑料膜奖状价格295美元。我亲爱的读者们,我再次把问题摆在你们面前。他们要求我寄支票或汇款过去。他们要我的信用卡号。他们要我把钱付给美国世界传记中心。……我对这个奖的回答是:魔鬼,滚一边去吧!你们认为呢?”

英国世界名人传记中心(IBC),其实叫剑桥谁是谁(Cambridge Who’s Who),不过跟著名的剑桥大学没有关系,也是一个类似ABI的专卖奖状的公司。前几年由于大量受骗者的投诉,美国的保护消费者的商业改进局(Better Business Bureau)曾将其列为劣迹公司之一。剑桥谁是谁因此上法庭告商业改进局诽谤,但后来又撤诉。可见这种奖是什么名堂了。

王敬尊教授是因为不知情而上当受骗,还是甘心买奖呢?看一下他自己的新浪博客就能猜出几分:“此奖非同小可。很鼓舞人。这其实是一个被忽视的国际大奖。他们已经为国家争到了荣誉。……人们都去关注诺贝尔、菲尔兹了,这只涉及少数几个学科。美国传记院的奖范围很宽包括社会各个领域。每年授奖数量不小。不过分散到各个领域,得奖人极少。只有该领域的大师级人物才有可能获 ...

中药披上西药的皮:美国新药菲琳斯是没出口就转内销的骗人药

2011年1月22日
最近,美国新药菲琳斯在国内火热起来,据称可以治疗鼻炎。菲琳斯的英文名是feilinsi,居然是汉语拼音。这就令人怀疑这是不是美国药。一查它的成分,原来是中药:【主要成份】白芷、赤芍、辛夷、鱼腥草、薄荷、蛇胆复合酶等。中药怎么成了美国新药呢?据菲琳斯官方网站介绍:

1995年,第三届世界耳鼻喉科医学理论探讨会上,美国科学家瑞恩伯格·米特提出了一种可以改善鼻炎顽症的新理论。攻克鼻炎疾病一直是科学家们的梦想,这一理论的提出掀起了会场的高潮。 瑞恩伯格·米特指出:改善鼻炎的关键在于排出鼻毒、修复鼻黏膜损伤、接种病毒抗体,三效合一。否则鼻炎就会拖沓变得更严重。他一直苦心研究这三效合一的完美结合产品然而未果,这也是瑞恩伯格·米特最大的心愿。 1998年瑞恩伯格·米特和他的研究小组,美国芝元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的数十名研究成员,找到了改善鼻炎的关键物质:FL-S蚀毒因子。他们发现FL-S蚀毒因子可以高效、迅速地渗透鼻黏膜皮细胞,因子游离速度非常快,能在一分钟内快速吞蚀病毒。只要再加以精心研究,必定会比同类产品要高效和排毒能力强大许多倍。 据此,美国芝元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耗时9年,成功研制了鼻炎新式“武器”—菲琳斯。所有成分均从纯天然植物中萃取,再配以独特的FL-S蚀毒因子,真正实现了“排鼻毒、修复鼻黏膜损伤、接种病毒抗体”三效合一的完美结合。菲琳斯可以靴向消灭鼻毒,迅速吞蚀鼻腔内的细菌和病毒,维护鼻腔内环境清洁;激活鼻黏膜皮细胞和血管内皮细胞的再生,修复和愈合鼻黏膜受损创面;FL-S嗜毒因子和草本成分在蚀毒的同时会自发产生一种病毒抗体,阻挡一切病源体的靠近,不到一个月,鼻腔内便会自成一套排毒和抗毒系统,不断循环往复,抵抗病毒滋生,改善鼻炎。 2007年,菲琳斯在美国火热登场,战绩斐然;2008年,又以台风之势席卷欧洲、东南亚国家,屡屡获得好评;2010年1月,菲琳斯登陆中国,已获得千千万万鼻炎患者的青睐。

上面这段介绍谎话连篇。首先,美国芝元国际集团有限公司(USA Zhi-Yuan international group)根本就不是在美国能查得到的公司。百度百科条款里所说"美国芝元国际,(USA Zhi-Yuan international group)是一 ...

如何知道什么是科学界主流的共识:全球气候变暖的例子

2011年1月3日
大多数科学问题,当科学家们对其达成共识的时候,这个问题就基本上算解决了。然后就会有科普作家来把这个共识介绍给民众。到这时候问题就没有什么争议了。少数对人类社会有重大政治意义的问题,即使科学界形成了共识,仍然会在政治领域争论不休。这时候,反对者为了增加论争的筹码,都会不约而同的把明明没有科学争议的共识,描述成充满争议的、理论上错误百出、所有反对意见都被压制的阴谋。

最长期和科学主流作斗争的,就是反对进化论的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分子。他们总能找出几个科学家说进化论的错误,造成进化论还是个充满争议的科学问题的假象。同时他们又不断抱怨反对进化论的文章无法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似乎科学界整体在打压反对进化论的声音。在这种气氛中,进化论的科普就比较难了。有很多宣扬神创论、智能设计的书,装成科普的样子来骗人。好在进化论到底是确立了一百多年的科学理论,学校从中学就开始教了,原教旨主义分子怎么折腾也只能影响少数人。

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就大不一样了。第一,这是个新问题,最近二十年科学界才达到共识。第二,这个问题远比进化论更迫切、影响更重大,所以反对就更激烈。因为现在媒体上反对气候变暖理论的声音要大于支持的,很多对气候研究不了解的人,包括很多科学家,都感觉无所适从,甚至以为气候变暖理论是错的。这篇短文,用简单的数文章的办法,给想知道真相的人一个判断的依据。

全球气候变暖最早是谁提出的,我并不知道。我能找到的比较早的影响比较大的文章,是Dickenson等人1986年发表在Nature上的综述Future global warming from atmospheric trace gases (Nature 319, 109-115 (09 January 1986))。这篇文章被引用共三百多次,在纵述类文章里不算多。引用高峰是1990年和1991年,以后引用率逐年下降。我以前说过,判断一门学问是否属于科学,要看它如何对待它的经典。如果这篇综述算作经典的话,那么后面的文章或者要指出它的错误,或者要对它随着时间逐渐忽略。是否有挑错要一篇一篇文章读,我没有能力也没有精力去查。而逐渐被忽略,从引用率逐年下降看是很明显的。这说明科学界现在对气候变暖的认识,已经超越了这篇综述文章很多了,因而它的用处越来越小了。

气候变暖问题实际上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变没变暖,一个是有没有人造因素。如果 ...